道教

首頁

 

中國歷史上有獨立教團組織的大型宗教有五個:道教、佛教、伊斯蘭教、天主教和基督教,後四個是從外地傳入而後具有了中國的特色,只有道教是源於中國古代文化和宗教的土生土長的宗教,它也吸收佛教的營養,但更多表現出來的是中華民族傳統信仰的特質。

道教特色:

從宗教發生學的角度看,道教既不是典型的原生型或典型的創生型宗教,而是介於兩者之間。其生成的特點是沒有統一的創教教主和集中創教時間,其孕育過程緩慢而分散,經過多種渠道,在不同地區發展,逐漸匯合在一起。

從宗教教義來看,道教是諸多宗教中最重現實生命的宗教。道教提出“我命在我不在天”的口號,最講究養生修道,發展出一套健身長壽的養生之道和開發慧命潛能的仙學。

從宗教關係學上說,道教是諸宗教中較少排它性、較多包容性的宗教。它上溯遠古,兼綜百家,是多種文化融合的產物,在其後來的發展中,亦以開放的姿態,廣納博採,形成“包羅萬象,貫徹九流”﹝陳櫻寧語﹞的特點。道教自身力量不大,但道教能通於百家;道教不是道家,但道教始終依重道家,在理論上溝通兩家,使道家的影響成倍增長。道教又大量吸收佛學、儒學,並把自己的思想滲透到兩家中去。道教能匯合眾流而不失其主旨。道教表現了中國人多神共信的信仰特質

道教教徒是五大宗教中最少的,但道教對中國文化的影響卻遠遠超出教徒 的範圍而達到各階層、各領域、各地區,是全局性的影響。中國基督教、伊斯蘭教人數雖多,其影響基本在教徒範圍內。道教仙話是文藝創作的重源泉,民間文藝更不乏道教內容,在治病養身方面,道教與中醫密不可分,內丹功法衍生出成百上千種氣功的功法流行於中國各地,由於道教與中國文化、民族性格有密切關係,故魯迅先生說“中國根底全在道教”也不無道理。

古代文化對道教的影響

.古代宗教和民間巫術。

中國古代盛行自然崇拜和鬼神崇拜,它們都是道教滋生的溫床。

《史記•五帝本紀第一》說:“官名皆以雲命,為雲師。置左右大監,監於萬國。萬國和,而鬼神山川封禪與為多焉。……順天地之紀,幽明之占,死生之

說,存亡之難。……有土德之瑞,故號黃帝。”註:炎帝火,黃帝土代之。

《史記。五帝本紀第一》又說:“帝顓頊高陽者,黃帝之孫而昌意之子也。靜淵以有謀,疏通而知事,養材以任地,載時以象天,依鬼神以制義,治氣以教化,絜誠以祭祀。”

《尚書•堯典》說:“肆類於上帝,禋於六宗,偏於群神”;《禮記•祭法》說:“山林川穀丘陵,能出雲,為風雨,見怪物,皆曰神。有天下者祭百神”;另中國以農立國,農業祭祀佔重要地位,故有社稷之神。

《史記•封禪書》說:“自禹興而修社祀,效社所從來尚矣。他如日神、月神、山神、河神、風神、雷神、戶神等諸神,皆起源於甚古而綿延不絕,形成普遍的民間信仰。

《史記•封禪書》還說,漢初“擁有日、月、參、辰、南北斗、熒惑、太白、歲星、填星、二十八宿、風伯、雨師、四海、九臣、十四臣、諸布、諸嚴、諸逑之屬,百有餘廟”,上述百神,後來很多被道教所吸收,變為道教的尊神,如天帝演為玉皇大帝;天、地、水三神演為三官;北方七星宿神演為玄武…等等,都由民間信仰的神靈轉而成為道教共祭的偶像,這不僅在早期,至後來的發展過程中也沒有間斷過。

先民崇拜神靈,是為了祈福免禍。但神靈奧秘難識,祭神要講究方式,不是人人都能與神打交道,於是有巫祝出來以宗教為職業,專門負責官方或民間宗教祭祀活動,掌管神與人間的交通,探知神意,用種種手段調動鬼神之力為人求福消災。殷商卜文,“巫”字像兩手捧玉之形,為事神之狀。

先民以為疾病是惡鬼附體所致,須用巫術加以解除,由此而有符咒驅鬼的法術。《論語•子路》謂“南人有言:人而無琚A不可以作巫醫”,《呂氏春秋•勿躬》謂“巫彭作醫”,可知古時巫與醫不可分。後來道教用符水治病,以及祈禳、禁咒等,皆源於此。

.來源於戰國的神仙傳說與方士方術

道教的神仙不同於一般鬼神,不是生活在冥冥之中的精靈,而是活人個體生命的無限延伸和直接昇華。道教神仙的最大特點是:其一形如常人但卻能長生不死;其二是逍遙自在、神通廣大。

神仙的傳說可追溯至戰國時期,一出自荊楚文化,一出自燕齊文化。

《戰國策•楚策》記載有人獻不死之藥於荊王。

《莊子》書中關於神人、至人、真人、聖人的文字,是對神仙形象最生動描述。《逍遙遊》說:“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膚若冰雪,淖約若處子。不食五穀,吸風飲露,乘雲氣,禦飛龍,而遊乎四海之外。”《齊物論》說:“至人神矣,大澤焚而不能熱,河漢沍而不能寒,疾雷破山、飄風振海而不能驚。若然者,乘雲氣,騎日月,而遊乎四海之外。死生無變於己,而況利害之端乎。”這種神人、聖人不食人間煙火,不怕水火侵害,騰雲駕霧,來去自由。

《離騷》想像自己升天,“前望舒使先驅兮,後飛廉使奔屬,鸞皇為餘先 戒

兮,雷師告餘以未具,吾令鳳凰飛騰兮,又繼之以日夜”。

《九章》吟道:“駕青 兮驂白螭,吾與重華遊兮瑤之圃。登崑崙兮食玉英,與天地兮比壽,與日月兮齊光。”後來道教描繪的神仙生活, 大體上不離乎此。

.先秦老莊哲學和秦漢道家學說

老莊與秦漢道家都是術派別,不是宗教。《老子》、《莊子》、《列子》、《淮南子》等書都是學術著作,不是神學經典。但道教在理論上卻緊緊依托於道家,打起道家的旗幟,造成道家與道教非即非離的關係。無論《老子》還是《莊子》,都不講煉丹和符籙科教,亦不追求長生不死,羽化成仙。老子只承認“天長地久”(《七章》,認為人體是禍患之源,主張無身(《十三章》。莊子認為生也有涯(《養生主》),他所追求的主要是精神上的解脫與自由。

老子謂“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故能長生。莊子說神人不食五谷,吸風飲露,乘雲氣,御飛龍而游乎四海之外無勞汝形,無搖汝精,乃可以長生千歲厭世,去而上仙,乘彼白雲,至於帝鄉。《淮南子》中有食氣者神而壽,食谷者智慧而夭,不食者不死而神。這些都是道教可以直接吸收的思想資料。儒家是積極入世的,道家是冷眼旁觀的,道教是飄逸出世的。道教正好利用道家作為通向宗教的橋樑,所以道教始終依z道家,兩者長期糾合在一起。

秦漢巫術與神方術只能算世俗迷信,只有在它們依附道家理論,形成一套獨特的道教體系以後,才使自己一躍而成為與儒、佛並列的大型宗教。老子既是道家創始人,道教在發揮道家的過程中也很自然地抬高老子,把他奉為本教教主和尊神。於是神化老子,奉習《老子》書,便成為早期道教產生的重要標誌。

道教對道家的利用不止在初期,以後仍在持續不斷地進行。漢末道教以神化《老子》為主,漢以後又神化《莊子》。唐代尊《老子》為《道德真經》、《莊子》為《華南真經》、《列子》為《}虛真經》,宋以編纂的《道藏》,幾乎把先秦以來的道家著作網羅無遺,統統算作道教經典,而《老子》始終居於首位,

.來源於陰陽五行思想

《史記•宋微子世家第八》說:“周武王既克殷,訪問箕子(商討親戚)。武王曰:「於乎!維天陰定下民,相和其居,我不知其常倫所序。」箕子對曰:「在昔鯀隉源鴻水,汨陳其五行,帝乃震怒,不從鴻範九等,常倫所斁。鯀則殛死,禹乃嗣興。天乃錫禹源範九等,常倫所序。」

《史記•宋微子世家第八》又說:“五行:一日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從革,土曰稼穡。潤下作鹹,炎上作苦,曲直作酸,從革作辛,稼穡作甘。”

(宋)微子開者,殷帝乙之首子而帝紂之庶兄也。

.來源於古代占卜之說

《史記•宋微子世家第八》說:「稽疑:擇建立蔔筮人。乃命蔔筮,曰雨,曰濟,曰涕,曰霧,曰克,曰貞,曰悔,凡七。蔔五,佔用之二,衍貣。立時人為蔔筮,三人占則從二人之言。女則有大疑,謀及女心,謀及卿士,謀及庶人,

謀及蔔筮。女則從,龜從,筮從,卿士從,庶民從,是之謂大同,而其身康彊,而子孫其逢吉。女則從,龜從,筮從,卿士逆,庶民逆,吉。卿士從,龜從,筮從,女則逆,庶民逆,吉。庶民從,龜從,筮從,女則逆,卿士逆,吉。女則從,龜從,筮逆,卿士逆,庶民逆,作內吉,作外凶。龜筮共違於人,用靜吉,用作凶。」

.古代醫學與體育衛生知識

《莊子•刻意》載有“導引之士,養形之人”,雲其“吹呴呼吸,吐故納新,熊經鳥申,為壽而已矣”,這就是早期的氣功。

另道教有辟穀之說,《莊子•逍遙遊》說神人“不食五穀,吸風飲露”就是辟穀法。馬王堆漢墓帛書中有《去穀食氣篇》。《史記•留侯世家》說張良

功成後欲從赤松子遊,“乃學辟穀,導引輕身。”

 

道教盛行中國的原因及影響   

漢朝

據《史記•封禪書》,漢初劉邦注意保存傳統信仰,增祀五帝,並下詔說:“吾甚重祠而敬祭。今上帝之祭及山川諸神當祀者,各以其時禮祠之如故。”朝廷又在“長安置祠祝官、女巫。其梁巫,祀天、地、天社、天水、房中、堂上之屬;晉巫,祀五帝、東君、雲中、司命、巫社、巫祀、族人、先炊之屬;泰巫,祀社主、巫保、族累之屬;荊巫,祀堂下、巫先、司命、施糜之屬;九天巫,祀九天。皆歲時祠宮中”。

漢武帝即位後,“尤敬鬼神之祀”,祀太一神於東南郊,“置祭具以致天神”,及至“病鼎湖其甚,巫醫無所不致”,禮拜神君,“使人受書其言,名之曰畫法”,此畫法大約類於後來道教的符文。武帝又封泰山、禪梁父,遍祀五嶽四瀆。而道教正是直接承襲此種神道巫風而起的。尤其符籙派的符咒、齋醮、科儀,多取自古代至漢的鬼神祭祀活動與巫術。

早期道教經典:《太平經》與《周易參同契》

《太平經》是流傳至今的最早的道教經典。今本《太平經》產生於東漢後期,其時朝政趨於腐敗,外戚宦官干政,民變四起。《太平經》中說:“五星失度,兵革橫行,夷狄內侵,自虜反叛”,“人民云亂,皆失其居處,老弱負荷,夭死者半”,“大起土者,是太皇后之宮也”,這些恰好表現了政治昏暗、人民離亂、母后干政的情景。

《太平經》的思想要點如下:

第一,神秘的氣化學說。它的宇宙論主元氣發生說,云:“天地開辟貴本根,乃氣之元也”,“元氣乃包裹天地八方,莫不受其氣而生”。但元氣及派生的天地陰陽之氣,都帶有感情、意志、道德色彩,故又云:“元氣自然樂,則合共生天地,悅則陰陽和合,風雨調,風雨調則共生萬二千物”,陽氣“好生”,和氣“好成”,陰氣“好殺”。這神秘氣化論後來一直是道教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

第二,三名同心的調和論。作者肯定陽尊陰卑君尊臣民卑,但強調中和之道,主張君、臣、民三者協調共處。“中和者,主調和萬物者也”,“陰陽者要在中和”。它認為自然與社會各層次中的事物,皆包含陰、陽、和三種基本成分,凡事都是三名一體,故云:“元氣有三名:太陽、太陰、中和。形體有三名:天、地、人。天有三名:日、月、星,北極為中也。地有三名:君、臣、民。”

第三,陰陽五行災異說。陰陽之道體現天意,故人要通曉順應陰陽之理,社會才能太平。它說:“天乃為人垂象作法,為帝王立教令”,人必須“案考於天文,合於陰陽之大訣”。又云“日月為其大明,列星守度,不亂錯行,是天喜之證也;地喜則百川順流,不妄動出,萬物見養長好善也”;相反,“天下之災異怪變萬類,皆天地陰陽之變革談語也”,其中日月之蝕“是天地之大怒”,“王

者行道,天地喜悅;失道,天地為災異”。這樣,自然界的和順與災異成了社會政治好壞的一面鏡子,統治者要經常以此反察自己的行為,改善政治措施。

第四,天人相通的神仙系統。《太平經》的神仙系統是道書中最早出現的,其等級由上而下共分六等:一為神人,二為真人,三為仙人,四為道人,五為聖 人,六為賢人。神人之上還有“無形委氣之神人”,這樣《太平經》就有了兩個神學系統,一個是天地陰陽系統,一個是神仙系統,又云:“神人主天,真人主地,仙人主風雨,道人主教化吉兇,聖人主治百姓,賢人輔助聖人”,“此皆助天治也”。

第五,“承負”說與學道之方。《太平》在《周易》“積善餘慶,積惡餘殃”說的基礎上,提出“負承”說,其論曰:“承者為前,負者為後。承者,乃謂先人本承天之心而行,小小失之不自知,用日積久,相聚為多,今後生人反無辜蒙其過謫,連傳被其災。……負者乃先人負於後生者也。”“承負”說的目的在於加強社會全體成員挽救社會危機的責任感,激勵上下同心,學道為善。

《周易參同契》是流傳至今的道教丹鼎派最早理論著作。該書的中心思想是運用《周易》揭示的陰陽之道,參合黃老自然之理,講述爐火煉丹之事,基本上是一部外丹經。

太平道與黃巾起義

關於太平道,據《三國誌•張魯傳》注引《典略》,在靈帝之世,社會上出現了三股較大的民間道教勢力:“熹平中,妖賊大起,三輔有駱曜。光和中,東方有張角,漢中有張修。駱曜教民緬匿法。角為太平道。修為五斗米道。太平道者,師持九節杖為符祝,教病人叩頭思過,因以符水飲之,得病或日淺而愈者,則云此人信道,其或不愈,則為不信道。”

“光和”是漢靈帝年號,當公元178至184年之間。

另《後漢書•皇甫嵩傳》說:“初,鉅鹿張角自稱“大賢良師”,奉事黃老道,畜養弟子,跪拜首過,符水咒說以療病,病者頗愈,百姓信向之。角因遺弟子八人使於四方,以善道教化天下,轉相誑惑。十餘年間,眾徒數十萬,連結郡國,自青、徐、幽、冀、荊、揚、兗、豫八州之人,莫不畢應。遂置三十六方,方猶將軍號也。大方萬餘人,小方六七千,各有渠帥。訛言“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以白土書京城寺門及州郡官府,皆作‘甲子’字。”

至於黃巾之亂,《皇甫嵩傳》說:“中平元年,大方馬元義等先收到荊、揚數萬人,期會發於鄴。元義數往來京師,以中常侍封諝、徐奉等為內應,約以三月五日內外俱起。未及作亂,而張角弟子濟南唐周上書告之,於是車裂元義洛陽。靈帝以周章下三公、司隸、使鉤盾領周斌將三府掾屬,案驗宮省直衛及百姓有事角道者誅殺千餘人,推考冀州,逐捕角等。角等知事已露,晨夜馳敕諸方,一時俱起。皆著黃巾為標誌,時人謂之‘黃巾’,亦名為‘蛾賊’。殺人以祠天。角稱‘天公將軍’。所在燔燒官府,劫略聚邑,州郡失據,長吏多逃亡。旬日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