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阿彌陀經淺釋

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

美國萬佛聖城宣化上人講解



釋經題(三) 天台宗五重玄義

其次,講到天台宗的五重玄義:

(一)釋名:知其名始可願名思義,進而了解其道理。故學經前必須先知該經之名。如人都有名,因人都有不同的名字,或叫張三,或李四等。

(二)顯體:知其名後,又要知其人身形如何,是瘦?是胖?是高?是矮?若不認識,就好像只知人名及形,只見其背而未能見其面,故應先顯其體。

(三)明宗:有了本體,就要明宗。若不明瞭其宗,則不能明白其義理。如人以何為職業。

(四)論用:用者,利用。

(五)判教:判別經的教相。

  阿彌陀經是單人立題,是佛不問自說的,以實相為體,實相即無相,可是又無所不相。因無相,故真空;又無所不相,即妙有,一切相皆實相,所以實相乃無相,乃無所不相。無相也就是無所不相,即沒有一個相或無相,兩者皆不執著。此經以實相為本體,實相即真如,亦即一真法界。其實如來藏性也就是真如實相,只是名稱不同而已。

  信、願,行乃修行淨土法門之三資糧,如人旅行前,須先預備資費及糧食等。你想去極樂世界也須準備三資糧,首先要有信心,否則與西方極樂世界無緣。除了對自己有信心,也要信他、信因、信果、信事、信理。什麼是信自己?就是信自己決定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切勿輕視自己說:「我造了許多罪,怎能生西方極樂世界?」這種想法即是對自己沒信心。無論你造了什麼惡業,都有機會可以帶業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但是所帶的是宿(舊)業,而非新業。宿世(前生)之罪業可以帶去,但是不可以帶將來(新)的惡業。以前所造種種惡業,現在都必須改了;改惡向善後,方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若人念佛後,還不改過,仍繼續造業,不但不能帶業往生,根本連西方極樂世界也去不了。故念佛、拜佛是種善因,以便將來能夠成佛,不是說今生就去。所以人信佛後,不要再明知故犯。未皈依三寶,及信佛前,

  所造之惡業還情有可原。但信佛及皈依三寶後,還造罪業,乃罪加一等,因其知法犯法。故應信自己可以改過自新,並決定得生西方極樂世界。

  信他。是相信佛所說,確實有個西方極樂世界,離此世界約有十萬億佛國土。此佛國土乃是當初法藏比丘(即現在的阿彌陀佛)發願而成就的。十方一切眾生,若欲生此淨土,只需念佛名號,就能如願往生,既不費事、不費錢、不費力、容易又簡單、方便且圓融,只需要專心念「南無阿彌陀佛」,故是至高無上之法門。此即信他。

  信果、信因。我們亦須相信自己於往昔曾種善因,有善根,所以今生才能遇此念佛法門。此外,今生必須有信、願、行的栽培,善根才能增長,而成就果位。故信因果,乃自信往昔曾種下菩提因,而於將來定會成就菩提果。但是都要經過一番栽培及灌溉,方可成長。有人說:「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善根?」你怎麼知道你自己沒有善根?或者你有呢?常常有人問我:「你看我有沒有善根?」我就問他:「你看我有沒有善根呢?」那人說:「我不知道!」我說:「你不知道我有沒有善根,那我又怎麼會知道你有沒有善根?」但是我有方法可以知道。若你無善根,今生就不會遇到佛法,故應自己明白此道理。不知佛法的人,或許是沒有善根,即使遇上,也不會有緣。但是善根是可以種植的。若不種,始終無善根,所以有沒有種善根是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今生要依法修行,栽培灌溉自己的善根,不是說佛法教人不要飲酒,你卻拼命去喝,乃至於犯殺生、偷盜、邪淫、妄語等罪。信佛後,還明知故犯,以為小小毛病不要緊。就因「不要緊」,而使人下地獄、作餓鬼、轉畜生,皆因此句「不要緊」所害。故應信自己今生種善因,將來才有善果。

  信理、信事。相信阿彌陀佛和我們有大因緣,將來「更會接引我們成佛,此即事。為什麼說阿彌陀佛和我們有大因緣?若無因緣,我們今生不會遇著淨土法門。一切眾生即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即一切眾生。阿彌陀佛是因念佛而成,一切眾生若能念佛,亦可成佛,此即是理。依事理去修行者,如華嚴宗所立,即事無礙法界、理無礙法界、理事無礙法界、事事無礙法界。

  理事無礙法界和阿彌陀佛的自性,根本是一樣,故眾生都有成佛的資格。何謂事理?舉一淺顯之道理,凡事相都有其表現,如樹木可以造房子,此即理。造成房子後,即是事。此即事理之義。我們現在有此成佛之理,亦有成佛之事。我們要有信、願、行、持名,將來就可達到成佛的事。

  阿彌陀佛是眾生心裡的阿彌陀佛,眾生也是阿彌陀佛心裡頭的眾生,因為這種關係,也就有事有理,但是這個道理,需要有信及實行,不能懶惰。譬如念佛要一天比一天增加,不是一天比一天減少。我們念南無阿彌陀佛時,在西方極樂世界的七寶池八功德水裡,就有蓮華生出來。念佛念得越多,蓮華就長得越大,但還沒開。等到我們臨命終時,我們的自性就生到極樂世界蓮華那裡。所以你們要知道自己品位的高下,是上品上生,中品中生,或是下品下生,就要看你念彿的多少。你念佛念得多,蓮華就長得大。念佛念得少,蓮華就長得小。若不念或念念又不念呢?那蓮華就乾死了。所以要你自己去爭取自己的果位。你念得多,持名深信不移。切願實行,就是不能懶惰。不能說今天睡多一點,明天再修行,這是不可以的。修行是不能懶惰,要勤精進,這樣才會成功。

  什麼叫做願呢?願就是願意,即是意念所趨,心想什麼樣子,就發一個願。願有四種:即是
    「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盡誓願斷,
     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
。」
  過去諸佛和菩薩,現在諸佛和菩薩,未來的諸佛和菩薩,也都依照這四弘誓願而修行證果。這四弘誓願是依照四諦而發的四弘誓願。四諦是苦諦、集諦、滅諦、道諦。依照苦諦,就發眾生無邊誓願度的願。依照集諦,就發煩惱無盡誓願斷的願。依照道諦,就發法門無量誓願學的願。依照滅諦,就發佛道無上誓願成的願。再者四弘誓願亦是按照眾生的三苦:苦苦、壞苦、行苦而發的。苦苦就是眾生的貧窮困苦。壞苦就是眾生雖有富貴,可是把富貴壞了。行苦就是既不是貧窮的困苦,也不是富貴的壞苦,而是無常的行苦。由少而壯,由壯而老,由老而死,隨其一生念念遷流。所以有三苦。

  八苦:是苦,是苦,有的時候是苦,的時候更苦,生老病死都是苦。釋迦牟尼佛因看見生老病死苦,而發心出家修道。愛別離苦,對所愛的人,在種種因緣和環境之下,要和親人分離。愛的分別是一種苦。而不愛的常聚會在一起,也是一種苦,這叫怨憎會苦。譬如你不喜歡這一個人,在任何地方卻都碰到這種人和你作同事,所以叫怨憎會苦。又有一種叫求不得苦,所謂不能遂心所欲,想要得而不能得之。未得時患得之,已得時患失之。但這種患得患失的苦,還不算怎麼厲害,最苦的是五陰熾盛苦。五陰是色、受、想、行、識,這五種像著火似的熾然旺盛。色、受、想、行、識這五陰在我們身體上,時時刻刻都跟隨著,令受者痛苦不堪。

  除了八苦之外,還有無量無邊苦。為什麼有這麼多苦?就因為我們在過去生中儘種苦的因,和這苦來做朋友,不想和它離開,所以就種這苦的因緣,而受苦果。所謂「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你今生受的就是你前生所做的。「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你今生做什麼,來生就結什麼果。所以你種善因就結善果,你種惡因就結惡果,當果成熟時,就害怕了。菩薩是畏因不畏果,眾生是畏果不畏因。「畏」就是怕。菩薩是怕因不怕果,故小心謹慎不種苦因,所以他就沒有苦果。在過去未明白時,他也種了苦因,現在苦果來了,他也歡喜的接受苦果。菩薩有時候也受苦果,但他受苦時,是歡喜接受這種苦果。因他明白,受苦是了苦,享福是消福。但眾生是畏果不畏因,在種因時,不管好因壞因,善因惡因,以為小問題不要緊,故任性去做,一點也不小心謹慎,什麼因都種,當受苦時就受不了了,而抱怨說:「怎麼遇到這種環境及遭遇呢?」怕接受苦果,那麼當初就不該種苦因。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去,是無有眾苦,但受諸樂。什麼苦都沒有,那裡的人都是清淨,沒有爭心、貪心、癡心及三惡道。因為沒有貪瞋癡三毒,所以就沒有三惡道。三惡導是由三毒變現。

  佛度一切眾生而無一眾生得滅度者,這就是發心,令一切人行菩薩道,令一切人離苦得樂,令一切人都得到正覺。雖度眾生,可是沒有度眾生的相。度生離相,離相度生,不要著相,說:「這個眾生是我度的,那個眾生也是我度的,度了一個...十個,我度了十個眾生。」度眾生要沒有數目,有數目就有所執著,沒數目就無執著了。度而無度,無度而度,這才是真正的度眾生。外邊的眾生固然應度,自性的眾生也應度。自性中有八萬四千眾生,更要度他們來修行、成佛、入涅槃。度眾生有度眾生的煩惱,不度眾生也有煩惱。而煩惱也有八萬四千種。二乘人斷了見惑和思惑,但還有塵沙惑。菩薩有無明惑。無明是最壞的。眾生除了有見思惑、塵沙惑,還有無明惑。等覺菩薩斷了塵沙惑,將要成佛時,還有一分生相無明沒有破。他要破那最後一分生相無明,就好像八萬四千毛孔只剩下一根毛孔,只要拿掉這毛孔即是。等覺菩薩斷了生相無明,即登妙覺,即成佛。

  什麼叫見惑?見就是對境起貪愛。對境界生起貪心和愛心,看不清這種境界,認為這一切都是實有,認為是真的,吃飯也是真的,睡覺也認為是真的,沒有朋友也認為是真的,這就是不明白。見到好的,就生出無窮無盡的貪愛,總是不知足,這就是見惑,對境起貪愛。什麼叫思惑呢?思惑就是迷理起分別,對理不明白而起分別。不知這法師講的對不對?有沒有好處?對自己有沒有利益?沒利益就不願做。所做的事一定要對自己有利益,只看到眼前三寸的地方,而看不到四寸的地方。只見到眼前而不往遠處看,這都是思惑。思惑就是思想不清楚,糊婼k塗。不對認為對,對的認為不對。方才我說認為吃飯是真的,穿衣服也是真的,若不是假的,你看什麼是真的?穿衣、吃飯、睡覺,都是人生的一個過程,你不要執著得那麼認真。你不執著,就可輕鬆自在。你有所執著,就有痛苦。你若認為一切都不是真的,那就沒有貪愛,像在夢中做糊塗事。你這麼一想,就把什麼事情都放下,事情也就過去了。你放不下,就有所執著,事情就過不去,這是見惑。見惑有八十八品,思惑有八十一品。破三界見惑,就證初果阿羅漢。見惑不破,就證不了果。你對一切境界,是不是有一種愛心?一種貪心?對境起貪愛?對好的境界起貪愛?或對於不好的境界,就憎惡?能不能去除貪愛?你若真沒有,則它根本就不存在。怎還知道「我沒有貪愛」?就因你還知道有沒有自己,所以你說不貪不愛,這還是有個「我」,尚沒有證初果,沒有破,這事不是那麼容易一說就可以的。

  五利使就是身、邊、邪、見取、戒禁取。什麼叫利?利就是來得快。什麼叫鈍?鈍就是來得慢。五鈍使是貪、瞋、癡、慢、疑。五利使的第一是身見,執著這是我的身體。我這個身體瘦了,覺得吃得不好,穿得不好,住得不好,我這身體如何得到安全?一天到晚為我自己打算。

  邊見就是執斷執常。斷見就是人死後認為沒有,歸於虛空,如油盡燈滅。常見以為人死了,來生一定做人,狗永遠做狗,貓永遠做貓;人不會變狗貓,永遠做人,這就是邊見,落於二邊,不合乎中道。今生做人,來生仍做人。草就是草,樹就是樹,人不會做畜生,也不會做鬼,這就是邊見。

  邪見是什麼?什麼叫邪見?邪見就是認為做善沒有善報,做惡也沒有惡報。撥無因果,根本無因無果。不信作善得福,作惡招罪。

  還有戒禁取見。教人持牛戒、狗戒,持牛戒學牛吃草。為什麼?因為他有邪知邪見。他看見牛升天,所以學牛;看見狗升天,所以學狗。

  戒見,這是非因計因,亦是戒取,即出家人持戒有種執著心,執著我能持戒,戒是我持的戒,有一個能持友所持戒的心。他不懂戒的本體,本來也是空的,不應該有所執著。有執著就變成戒取。

  見取見是非果計果。不是究竟的果,他認為是究竟的果,他以為四禪天和四空處是涅槃了,這叫非果計果。四禪即初禪天、二禪天、三禪天、四禪天。人坐禪到初禪的境界上,能把呼吸氣斷了,呼吸氣沒有了。在這種境界上,雖然呼吸沒有了,若一動念,一生出此念頭,呼吸氣又有了,這是初禪。二禪是脈斷了,呼吸氣沒有,脈搏也斷了,就像死人一樣。雖然脈搏沒有了,但並不是死,這是到二禪境界。三禪打坐坐到連念都捨了。雖然初禪、二禪的呼吸氣沒有了,脈搏也斷了,但是還有一個念。到了三禪,連念也都沒有了,常在定中。等到四禪,就只有一個識。三禪是沒有念,沒有粗念,但細念還沒斷。而四禪連細念也斷了,這種境界只是在修行中所必經之路,並不是證果。不要說四禪,就連四空處:「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及非想非非想處」,只不過是一個定,並非證果,若有見取,就會認為這種境界是涅槃,就是證得四果阿羅漢了。如無聞比丘以為四禪就是四果,這是因為他不懂。以上是五利使,見惑是五利使。

  思惑即是五鈍使,鈍即是來得慢。五鈍使走貪、瞋、癡、慢、疑。人為什麼有煩惱?就因為有無明,無明生出以後,就有塵沙惑。塵沙惑又叫無明惑,即沒有真正的知見。思惑也可以叫做無見惑。因為生出無明以後,便有一個貪,對你所想要得到的東西,就生出貪心,而生出種種煩惱,煩惱一生,就生出瞋心,瞋心一生,就只知道給自己講道理,而不知有人,只知有己,所以一生瞋恨心,就想把其它的人都打倒,有這種心就變成愚癡,而不分是非黑白,什麼都不管,根本就不懂道理,連愚癡、是非,曲直、黑白,都分不清。因為有愚癡,就生出慢心。因為有慢心,以後就生出一種疑,對任何人所講的道理都不相信;真的不相信,假的更不相信,生出種種懷疑,這是思惑。由於見惑、思惑、塵沙惑,而成種種煩惱無明。所以種種煩惱是無窮無盡,沒有了的時候。修道的人看見這種情形,依四諦而發煩惱無盡誓願斷的誓願。

  法門無量誓願學,修道必須明白種種的法門。種種的法門是無量無邊,也就是修道的一個方法。你若不明白方法,就不能修道。想要修道,必須明白這方法。這方法是很多,有無量無邊那麼多,所以要依照道諦而發「法門無量誓願學」之願力。為何說法門無量?無量法門是從什麼地方生出來?所謂「佛說一切法,因眾生一切心。若無一切心,何用一切法?」一切法皆由眾生心生出來。因為眾生心有千差萬別,有種種不同。每一個人的心皆不同,故法門亦有種種不同。但是總合起來,法有三種:佛法、心法、眾生法三法,這三法生出四諦、六度、十二因緣、三十七道品種種法。所以說:「法門無量誓願學」,法門有很多,好像我們講經,講完這部經,又講那部經,這是不是無量呢?我們現在講經猶如大海中一滴水而已,並沒有把大海中所有的水都得到了。我們學佛法有何用處?為什麼要學佛法?因為學佛法就是想成佛。但成佛是不是妄想?成佛不是妄想,因為這種的果位,是我們本來應有的,人人皆可成佛,所以我們就要走快一步,早一點成佛。所以我們依照滅諦來發「佛道無上誓願成」這個願。滅諦就是得到涅槃,得到不生不滅,究竟清淨的果位,所以佛道無上誓願成。我們對成佛這件事不要懷疑。但你若有這種懷疑心,也會成佛,不過慢一點。你若是沒有懷疑心,成佛就快一點。因為所有眾生皆有佛性,皆堪作佛。但可不是說一切眾生都是佛。你要修行,才能成佛,若是不修行,一切眾生仍是眾生,談不到成佛。作佛是個理;有一個成佛之道,但你必須依法修行。你若不依法修行,貪心、瞋心、癡心、慢心、疑心都不去除,就不會那麼快成佛。所以要發四弘誓願。我們無論做什麼事,必須先有一個願,然後依願實行,這樣才會達到目的地,所希望的才會得到。

  講到此,我想到一個公案,有一次釋迦牟尼佛帶著許多弟子到一個國家去教化眾生,這個國家的人見到釋迦牟尼佛來了,就把門關起來,沒有人布施,也沒有人恭敬佛。佛已到這國家,但和這國家的大臣、人民無緣,沒有人來歡迎。可是當摩訶目犍連來時,國王、大臣,及人民皆向他恭敬頂禮,廣設供養,很多人爭著供養。佛弟子看了這情形,均不明白,便請問佛:「為什麼佛到這國家沒有人供養呢?而佛的弟子摩訶目犍連來到這國家,卻個個爭著供養,這是怎麼回事?」佛答:「這是往昔的因緣。」在無量劫以前,目犍連和釋迦牟尼佛在一個國家,目犍連在山上打柴,釋迦牟尼佛在山下領路。他最討厭蜂,而目犍連最喜歡蜂。釋迦牟尼佛那時在因地,常用煙來熏蜂,而目犍連被蜂螫痛了,他也不用煙來熏蜂。反發願「我將來得道,我要先度蜂,這些修羅性的眾生。」生生世世後,這些蜂變成這個國家的人。蜂王為國王,工蜂為人民。釋迦牟尼佛因討厭蜂,曾用煙來熏蜂,所以到這國家,沒有人來歡迎,國王大臣人民也不供養他。而目犍連發願獲道證果後,要度這些蜂,所以今生遇到一起,這些國王、人民就爭著來供養。由這點我們知道因果之重要,所以一定要發願。

此經以信願持名為宗。什麼叫持名?持名就是持阿彌陀佛之名字,就好像「清珠投於濁水,濁水不得不清」。念佛號亦好像清水珠投於濁水中,水就清淨了。眾生妄想紛飛,不知有多少,沒有停止的時候,好像海裡的波浪,沒有停止的時候。佛號入於亂心,亂心也就成佛心。因為念一聲佛,心中就有一個佛念。你念佛,佛也就念你,就如同給阿彌陀佛打一個無線電報,這叫感應道交。你不念他,他就收不到,所以必須要持名。

持名念佛是末法時代最重要的一種法門,故一般人普遍念佛。不要把念佛法門看輕了。永明壽禪師念一聲阿彌陀佛,當時有五眼六通的人就看見他的口裡出一尊化佛來。所以念佛的功德是不可思議的。並且你一念佛,頭上就放光,一放光,妖魔鬼怪就跑得遠遠的。所以念佛的功德是非常不可思議的,這是持名念佛。持即是支持,也就是受持,也就是在中庸上所說的「全權服膺」,心心念念記著。持什麼名?持阿彌陀佛名號,念阿彌陀佛的名字。

念佛的法門有四種念法。就是(一)觀想念佛、(二)觀像念佛、(三)持名念佛、(四)實相念佛。觀想念佛就是觀想阿彌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無等倫,阿彌陀佛全身放金色。相好是圓滿功德所成就的,具足三十二相、八十種隨形好,他的光明無比。看見阿彌陀佛兩眉之間的白毫相光,宛轉有五個須彌山那麼大。阿彌陀佛的眼睛有四大海那麼大,所以你們看阿彌陀佛的身有多大?在阿彌陀佛的光中,化現出許多佛。不但化出佛像,而且還化出菩薩像。阿彌陀佛有四十八願救度一切眾生,九品咸令登彼岸。九品有上上品、上中品、上下品;中上品、中中品、中下品;下上品、下中品、下下品。九品在每一品蓮華又分出九品,九九八十一品。生出八十一品,令一切眾生到彼岸。這是觀想念佛。

又有觀像念佛,就是供養一尊阿彌陀佛的像,念佛就觀視阿彌陀佛的像,久而久之就成功。實相念佛就是念而無念,無念而念。你想不念佛也不可能了,就像流水似的,自己在裡邊就念起佛來;念而無念,無念而念,綿綿密密,這種境界就是得到念佛三昧,這是實相念佛。還有持名念佛,即是專門念阿彌陀佛,開口閉口都是念阿彌陀佛,口要念得清清楚楚,耳朵聽得清清楚楚,心裡想得清清楚楚,身口意三業清淨念佛,心不打妄想;口不惡口、綺語、妄言、兩舌,無四惡。身無殺盜淫三惡。以三業清淨來念佛。念清淨,念佛,念念清淨,念念佛。所謂「心清水現月,意淨天無雲」,念到這種念佛三昧,聽見颳風,亦是南無阿彌陀佛,聽到下雨亦是南無阿彌陀佛,聽見一切的聲音都是在念佛,所謂「水流風動演摩訶」,水流的聲音,風動的聲音,都是南無阿彌陀佛。所以蘇東坡說:「溪聲盡是廣長舌,山色無非清淨身。」溪水流動的聲音盡是廣長舌,無情說法。山和色都是清淨身。所謂「青山白雲,黃花翠竹」皆是法身所現;這就是得到念佛三昧。念無間斷就是一天到晚都是念佛念彌陀。以前我寫了一首偈頌:「念佛能念無間斷,口念彌陀打成片,雜念不生得三昧,往生淨土定有盼。終日厭煩娑婆苦,還將紅塵心念斷,求生極樂意念重,放下染念歸淨念。」這是念佛的受用,得念佛三昧,你往生西方極樂一定有希望。你已斷塵世間的心;沒有淫欲的心,也沒有爭名的心,也沒有奪利的心,把這世界的外緣心都放下,看一切都是假的,放下染念皈淨土,生極樂世界,這首偈頌說明念佛的道理。所以持名念佛就像拿著東西似的,總也不把它放手,故天天都要念南無阿彌陀佛。把自己的雜念趕走。念佛是以毒攻毒的法門,因為妄想是一種毒,故持名念佛也是以妄想止妄想,就好像國家以兵止兵,以戰止戰。若盡打妄想,能常念佛,就把妄想打跑了,就得到念佛三昧。第三重的五重玄義是持名為宗。

第四是力用。此部經有什麼力量?即不退。不退有什麼用處?就是往生,得到往生就可以不退轉。修其他的法門都不甚安全,因為不保險。好像你持咒,持了幾年咒,覺得沒有什麼成就,便停止不持,就向後退了。或者你念幾年經,覺得沒什麼好處又退了。或者你今生不退,來生又退了。今生你很精進念經、念咒,等到你沒修成,到來生又不精進而休息下來。為什麼?因為「羅漢有住胎之昏,菩薩有隔陰之迷」,勿說你是一位凡夫,羅漢一住胎,也會把所有的神通都忘了;菩薩一經投胎,也就迷了,若遇到善知識指點修行之方法,便可開悟,若是遇不到善知識,今生就退墮下來,來生又更退墮了,就不容易再發菩提心。可是你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就不會退墮;只有向前精進而不退轉,能得到四不退:位不退、行不退、念不退及究竟不退。

1、位不退。你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就得到佛位。你到那兒,蓮華化生,華開就見佛,聞法,入無生法忍,不會再墮落。此即位不退。

2、行不退。一般人今生修行精進,來生又懶惰了,修行無長遠心。但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就不會再懶惰,總是向前勇猛精進。

3、念不退。好像人在娑婆世界修行,今天想往前修行,生出精進的念,精進了一個時期,覺得很辛苦,不如休息來得自在,就不再精進,而生出懶惰的念頭。行雖不退,但念已退了。在這短短幾十年的過程中,退墮的心比精進之心多,念不得不退。你能生到西方極樂世界,那兒晝夜六時都在說法,就不會有退菩提心之念頭。

4、究竟不退。生在極樂世界,得到蓮華化生,任何時候也不會再退;不退墮到凡夫或二乘之果位。一生到極樂世界,就得到四不退。故第四重玄義即是以往生不退為其力用。

第五重玄義是判教。判就是評判。阿彌陀經是屬於那一藏呢?在經律論三藏中屬經藏;經者常也,恆常不變,這部經在佛法都滅的時候,它在世上多住一百年,度脫無量無邊的眾生,這是與其他經不同之處。在聲聞、緣覺、菩薩三乘而言,此經屬菩薩乘,所度的都是具大乘根性的菩薩。

知道經有五重玄義和七種立題,我們對這部經,該有點認識了。

法界佛教總會編印

回首頁 ▲ TOP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資料若有錯誤@歡迎來信校正

淨土妙法˙福慧人生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