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rd


堅持「以大自然為師」的信念,走出畫室,捕捉千變萬化的光影

風景因季節與時辰,或氣象的移轉,而時時刻刻的向我們呈現不同的姿態,莫內就是把他的眼睛所捕捉的瞬間印象,努力地再現於他的畫布上。「我所要探求的『瞬時性』,實在是難得近乎絕望」,莫內雖如此告訴友人,但仍勇於赴諸行動,在同一地點擺上幾幅畫布,不同的時辰,從事不同畫幅的製作,「麥稈堆」、「白楊樹」等一系列的連作,於焉而生,展現了光或色彩以及構圖的變化。


少年諷刺畫家

 

  1840年11月4日,莫內出生於法國巴黎的一個雜貨商之家。 1845年,全家搬到法國南海岸的魯.阿佛爾(du Havre ),這個位於諾曼弟塞納河畔的港街,面臨大海,那變幻無窮的天候,讓莫內孕育靈敏的感受力,對他往後的藝術生涯有決定性的影響。

  莫內在魯.阿佛爾市上學之後,就非常喜歡在書本或簿子上塗鴉,尤以漫畫最為擅長,15歲時,已成為頗有名氣的少年諷刺畫家。

  1858年,莫內認識了主張在陽光下作畫的風景畫家伍傑尼.布丹(Eugène Boudin) ,並跟隨他到處作風景寫生,同時領悟到「描繪實物的風景畫才是自己的天職」。


印象主義的誕生

  1863年,馬奈 (Edouard Manet 1832~1883) 的「草地上的午餐」在巴黎的「落選展」展出時,使莫內、畢沙羅、雷諾瓦等畫家深受感動,從此他們經常聚集在一起討論新藝術觀。他們開始注意到創作上的兩個問題:第一,為了要精確表現外光的瞬間變化,只有把畫架搬到戶外去,在陽光下作畫,才能描繪更多彩而明朗的景物。第二,要從日常生活中尋找創作題材,揚棄傳統的題材限制,直接描繪真實自然。
  然而,這群追求「外光」的大自然描繪者,卻面臨無法利用顏料調出明亮白色的難題,把七種自然光色的顏料等量混在一起,成為污濁灰褐色的事實,讓他們畫出的風景,找不到眼前實景中所具有的光彩。直到1869年,莫內和雷諾瓦在拉.葛里諾埃爾的水邊,研創了顏料在互相對比的情形下,並塗的「色彩分割」法,終使畫布上的色彩呈現了光輝。
  1873年,莫內在面對魯.阿佛爾碼頭的一家旅館裡,畫出了眼前朝日映在海面的日出光景。1874年,在和雷諾瓦等志同道合的畫友所共同舉行的畫展中,這幅畫粗拙的筆觸引起美術評論家盧洛瓦(Louis Leroy)的注目,以這幅畫的名稱「日出.印象」為題刊登一則報導,戲稱這個展覽會是「一群印象主義者的畫展」,然而「印象派」這個稱呼,後來竟成為這群畫派的招牌了。


亞爾嘉杜的歲月

 

  1871年的冬天起,莫內有六個年頭借住在離巴黎不遠、瀕臨塞納河的一個小村莊 - 亞爾嘉杜 ( Argenteuil ) 。沿著塞納河有涼爽的林蔭步道,專為玩水、划船的人而開的俱樂部或餐館,也到處可見。放浪的打扮、自由奔放的生活,本就是20世紀的現象,而印象派的藝術家們的生活樣式,則既有都市人的瀟灑,又兼具鄉下人的真樸。

  在這個水鄉,莫內在一艘帶槳的船上搭蓋了一間工作室,如此便可依畫面構圖的需要,移動到適當的位置。 雷諾瓦以及其他印象派的畫友也都來這裡作畫,這一時期,他們的畫風可說是最為接近,有時甚至分辦不出那一幅是誰的,他們贊美同一個主題,並且肯定共通的表現法。


聖.拉塞車站

 

  離亞爾嘉杜11公里遠的聖.拉塞(Saint-Lazare)車站,是莫內到巴黎所必須上下的車站,也是當時巴黎六個火車站之中,最大的一個。莫內住在亞爾嘉杜有六個年頭,其間與巴黎之關連無一日間斷。1877年1月,莫內得到站長之許可,於是在車站之東長途線用的大列車車庫、郊外線更大的車庫內、或車站內不同地點,架起畫架畫畫,前後完成了12幅作品。這些和亞爾嘉杜之鄉野世界全然不同的主題,是一批富於「都市」與「產業」世界意象的作品,之後,莫內就不再有與產業形象有關的作品,並且也不再畫巴黎的風景。

維特尼的寒冬

 

  1878年,剛過完年的冬天,莫內因窘於房租,而不得不搬離亞爾嘉杜,暫住於巴黎。這時,次男米契爾出生,妻子卡謬的健康卻壞了起來。夏未,得馬奈之助而借居於塞納河下游,離巴黎70公里遠的維特尼(Vétheuil),曾是莫內支持者的實業家奧西杜,這時也因破產,帶著妻子阿麗絲和六個孩子與莫內一家同住。1879年9月,妻子卡謬終因癌症久病而逝。

  或因窮困與悲愁,使得維特尼的雪感覺特別灰暗,河上的冰更為凜冽,曾以「日出.印象」風靡世界的莫內,卻把孤影映布的塞納落日染在畫布上。


陽光重現

 

  1880年春天,莫內二件作品參加沙龍,一件落選,這是他最後一次參加沙龍。6月,在「現代生活雜誌」所經營的畫廊裡,舉行了首次的個人畫展,但沒有參加第五屆的印象派畫展

  這時期的作品,又看到爽朗快活的色調;熱鬧的花朵,活潑的浮雲,在在都記錄了莫內再度對自然率直的感觸,並把這股喜悅,用色彩譜奏出來。由這些作品可見莫內已逐漸脫離灰澀的世界,恢復以前的清朗。


海之頌

 

  1881年12月,莫內帶著奧西杜夫人阿麗絲和孩子們離開傷心地,暫住在較近巴黎的普瓦西(Poissy)。這時期,是莫內的一大轉機,也是新的摸索和實驗的時代。他幾乎每年都要外出旅行,輾轉於諾曼地海岸的普維爾(Pourville)、瓦朗吉維爾(Varengeville)、艾特達(Etretat)、弟埃普(Dieppe)等地,尋求不同的地形、光、和色彩的新經驗,以期在構圖、配色方面有所創新。而他在往後的歲月裡,也留下不少舊地重遊之作。

  「海」和莫內之緣,可說是既親且密,他在這些地方畫陽光下平靜的大海,或波濤洶湧的浪海;海上落日,或早晨海景;海岸的草叢小徑,或孤立於絕壁上的教堂等,並像電影運境般地,以遠景、中景、近景,及不同的角度描繪海岸的斷崖 。


終生之家 - 吉維尼

 

  1883年 4月,莫內借住在巴黎之西約80公里,瀕臨塞納河支流艾普特河(Epte R.)的吉維尼(Giverny),這個附有廣大庭院及果樹園的農家,成為莫內終生安居之地。他在1890年將房子買下,1893年將附近的地買下,並開始營建水上花園。其實,他最終的目的就是把水上花園當成戶外畫室,規劃成一個藝術樂園。

  莫內選中吉維尼做為終生之家的理由,除了考量孩子們便於上學外,最重要的就是它的風景。院子前面是一大片佈滿小麥田和罌粟花田的平野,塞納河支流悠靜地流過其中,河邊盡是白楊、水柳、菩提樹和萊姆形成的樹叢。原野盡頭便是塞納河,它猶如攤開在大地上的一面鏡子,兩岸茂盛的樹林,天空飄浮的雲彩,映射出一個深遠、朦朧的玄妙世界。美麗的風景,加上不同神韻的光,莫內在自家的庭院前,發現了和過去漂泊各地完全不同本質的新主題。


寫生旅行

 

  從1880年代初期,莫內就經常到諾曼地沿岸,奮鬥於大海與岩石之中;定居在吉維尼的43年間,隨著經濟狀況的好轉,莫內更是不安於室,時常到外地寫生旅行;像義大利的波地吉拉、荷蘭、法國南部地中海一帶的安蒂蒲、法國西部布爾塔紐半島的貝爾.伊、英國倫敦及義大利威尼斯等,都有他的足跡。

塞納河的風光

 

  從巴黎、亞爾嘉杜、維特尼、普瓦西到吉維尼,莫內幾乎可以說是沿著塞納河及其支流遷徙而居。而他的許多創作,更是在塞納河上的「水上畫室」中完成的。在他眾多歌頌塞納河景致的作品中,以1896-98年間完成的塞納河支流一系列作品最為特殊:依照作畫時的氣氛,只用一種色調完成。在此,可以說已經放棄了初期的印象派畫風上常可看到的色彩分割法的筆觸,取而代之的是均一的筆觸,把畫面所有的部分都互相的結合在一起,以相等的價值出現。

後花園的世界

 

  1890年,莫內把吉維尼借住的家買下後,在果樹園間種上喜愛的花,塑造成一個百花繚亂的大庭園。1893年,進一步把花園前的土地買下,把塞納河的支流溜河(Ru R.)堵住,引水造池,並搭建了一座日式的「凸鼓橋」,水面上浮植睡蓮,岸邊種植了很多垂柳。這個庭園,成為莫內晚年創作的舞台。

  莫內最晚年的作品,除了睡蓮外,還有許多可能是未完成的作品。從這些作品,我們可以發現,莫內的繪畫已達到寫實主義的頂點,與對極的抽象主義只有一紙之隔了。


畫中的人物

 

  出生於里昂的卡謬 ( Camille ),從1866年起就成為莫內多幅畫中的人物,兩人同居後,在1867年生下長男約翰,但一直到1870年莫內才獲得父親的同意,正式與卡謬結婚。1878年,次子米契爾出生後,卡謬的健康狀況也壞了起來,終在1879年9月因癌症病逝,年僅32歲。1880年後,莫內很少有人物畫,或與此有關。

  1886年到1890年,莫內畫作之中再度有人物像的出現,這也是他畫歷中最後的嘗試。莫內以前的人物像,是把現代生活的風俗情況,以深濃的顏色定形下來,而這時期,他所嘗試的,則是當作風景畫中的人物 - 把人物的臉部特徵,盡量消除,使致非個性化,讓風景畫中人物的任務,減到最小,以一個新方向,盡力結合人物與自然風景的關係,這種表現對現代繪畫的思想具有極大的影響力。


大規模的連作

 

  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的印象派畫家,吸取當時科學上的光學理論,認為「色」是在「光」的照射下而產生的,同樣的物體,在不同的時間、環境、氣候等客觀條件下,受不同光源的照射而呈現不同的色彩。他們透過寫生,發現過去長期不被注意的色彩現象,從而在繪畫色彩上引起了重大的革新。

  莫內從1890年代開始相繼完成的「麥草堆」、「白楊樹」及「盧恩大教堂」等大型連作,最能看出這種特徵。他對同一主題反覆在一天中的不同時間寫生描繪,畫出不同的光景與氣氛,顯出光與色的高明度及鮮明感,交織成光與色彩的華麗交響詩。晚年的「日本橋」、「睡蓮」等大型連作,則是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光影和不同的氣候下,畫下自家蓮花池的景致。相較早期作品中對單純又熟悉事物的簡潔描述,這時期的作品復雜多了 - 把簡單的主題幻化成瑰麗豐富的畫面,創作了印象派的顛峰之作。


以上文章取自於黑白幻想曲藝術網站,在此小斧特別的感謝Cata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