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別壓我的頭.                                                                            

有一對很有錢的夫妻.他們有一個五歲大的兒子. 一個幸福的家庭.他們以玩股票為賺錢的大道. .

但是好景不常.在某一陣子他們的股票全部慘跌. 他們一下子從有錢人變成了負債累累的窮光蛋. 每天都有人上門來討債.當他們真的已是窮途末路的時候.

他們想到了一個變態的方法.....殺了自己的親生骨肉拿保險金來還債..

就在一個星期後.他們帶著兒子到台灣著名的觀光勝地--日月潭玩.

用它們僅剩的一些錢.租了一艘小船.就這樣三個人.

划阿.....划阿......不知不覺.已經划到了人煙稀少的深處....

寶寶.你看那湖裡面.有恐龍喔!!!!!!!!爸爸溫柔的說著...

真的嗎??在那裡????

兒子用手抓著船邊.一臉好奇的把頭靠進湖面..........

就在此時.父親立刻把兒子的頭押入水中!!!!!!!!

只見兒子的手腳不停激烈的擺動著!...掙扎!!........

....雙腿一蹬!.......死了!!!

父親整個人癱坐在船上.不停看著自己的手.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做了這種事

母親則緩緩害怕地靠近兒子的屍體..........想確定到底是死是活..

他甚至不敢看孩子的臉....

因為他知道這樣的死法......表情一定是 ..........

                                                                                                                                                                                                            

半年後.他們順利的還債.投資.東山再起.一切又如當年一樣.

他們又是有錢的新貴夫妻了!!

也再度有了第二胎............................

但他們發誓!!絕對不再提大兒子的事情!!

要把整顆心放在事業和肚子裡的新生命上.....................

                                                                                

就在六年後.他們帶著第二個兒子.再度造訪觀光勝地---------------日月潭

租了一艘華麗的遊艇.在湖光水色中盡情享受三人世界的幸福.

不知不覺的................

遊艇開到了.................................

當年那個事............................................

就在此時 ...................................................................

父親在無意識的情況下............

居然又說了相同的話 ....................................................

寶寶.你看那水裡面.有恐龍!!!..................................

                                                                                

講完後.父親忽然一正錯愕...................

不知道自己為何會說出這句話??.......

真的嗎!!??.在哪裡??

                                                                               

二兒子居然回了相同的話.......而且.....用手抓住船邊..把頭靠近湖面 .....

此時.二兒子以相當驚訝的口氣說....................

爸爸.你快來看.真的有東西ㄝ.......!!!!!!!

父親一臉狐疑...慢慢的靠近兒子....

有什麼東西阿??.....................

                                                                               

兒子慢慢轉過頭來.............

帶著一臉陰森詭異的笑容.............

輕輕的說.......................................

..!!!...............

 

 

 

        鬼入夢

  這是我同學告訴我的...

  她那天看電視剛好有解夢的節目,有一位女明星就問境....                                                                             

  她說她夢到一個室外的party, 有她的親人和朋友,

                                                                               

  就在大家都在交談的時候,她注意到有一個臉很大的人,(像泡爛的浮屍)

                                                                               

  而那個人的神情也真的怪怪的,她就特別留意那個人的動作,

                                                                               

  卻發現,那個人開始不斷的攻擊她的親友,

                                                                               

  她拼命的保護她的親友,和那個臉很大的人幾乎是打了起來....

                                                                                

  很怪的夢,她覺得非常不解,這個夢到底代表了什麼意義。

                                                                               

  只見解夢的老師斯里慢條的說:我說了你不要害怕,那個人,是剛好路過你家,

                                                                                

  進了你的夢....

 

 

 

 

 

     老師說的鬼故事

前幾天,我們ㄉ英文老師心血來潮ㄉ說ㄌ一ㄍ她朋友所親身經歷ㄉ鬼故事~~

                                                                               

故事是這樣ㄉ:  有三ㄍ大學生因為彼此認識,而且感情又不錯,所以同租ㄌ

                                                                               

間公寓((因為大學生經費ㄝ比較不足~共同分擔減少支出)),一ㄍ我們就叫他

                                                                               

[小明]好ㄌ,一ㄍ我們叫他[小寶],而另一ㄍ就是我們英文老師ㄉ朋友[小新]

                                                                               

     一天[小明]出去,回來時臉色蒼白,[小新][小寶]就問他怎麼回事,他

                                                                               

沒說話就走到房內睡ㄌ,隔天[小明]就搬離ㄌ那公寓,[小新][小寶]一直不了

                                                                                

為什麼他會有這樣ㄉ舉動,因為當天[小明]只去ㄌ一下子,應該不會有什麼是才對

                                                                               

,他們倆擺脫不了疑問,於是就去問[小明]那天怎麼ㄌ,[小明]跟他們說{{那天

                                                                                

他到ㄌ公寓外ㄉ陽台吹吹風,突然看見一ㄍ長頭髮ㄉ女生對他微笑,但這是五樓

                                                                               

而陽台外沒一處可以立足ㄉ,何況那女ㄉ離他有十公尺,於是他知道他遇到那種

                                                                                

無形ㄉ物體ㄌ,所以隔天才會馬上搬走,不敢呆在那}}

                                                                          

   隔ㄌ三天後,[小寶]ㄝ搬走ㄌ,ㄝ是急急忙忙ㄉ收拾ㄌ就走,據他所說{{

                                                                                

那天在同樣ㄉ地方,他ㄝ遇到ㄌ[小新]說ㄉ那ㄍ女ㄉ,這次那ㄍ女ㄉ騰空坐在

                                                                               

空氣中向他揮手,他覺得不對勁,於是ㄝ搬走ㄌ。

                                                                               

     就這樣過ㄌ三天,[小明][小寶]'相繼ㄉ出ㄌ場車禍,所幸沒丟ㄌ性命,

                                                                               

[小新]為ㄌ不要讓自己活在恐懼中,選擇到那ㄍ地方確定,那只是惡作劇,千萬

                                                                               

別是真的~~鐵齒ㄉ他去ㄌ..........同樣ㄉ~~他ㄝ搬走ㄌ。

                                                                                

     不過[小新]後來在睡夢中都會遇到那女ㄉ跟他說{{我要嫁給你}},他ㄉ家人

                                                                               

幫他辦ㄌ一場法事才解除ㄌ這ㄍ夢魘,所以勸告大家~~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ㄚ!!

 

 

 

 

 

  工廠鬼話

好幾年前,地下室的工廠曾經發生過這麼一件事...                                                                           

有一位一年級的學生,他每次上工廠時車刀總是怎麼磨也磨不好,常常

拿到零分,在國中時他本來是個好學生,漸漸的卻失去了信心...直到有

一天磨到半時,被同學不小心扮倒,而摔了下去,這時他的臉被沙輪機磨

掉了一半...

失血過多而死.留下的只是一聲聲的哀毫而已..

                                                                               

又在某一天的晚上,有一位同學,他因為進度落後而偷偷的跑到工廠去

加工突然間.....聽到沙輪機開動的聲音...他看到了一個人站在沙輪機

前正不知在磨什麼...於是心想這麼晚了是誰跟我一樣在趕進度ㄚ..

是便走過去看了一看.......突然那人回過頭說"老師這樣過不過ㄚ"且那

個人居然是自己的臉拿去磨了,同學嚇了一跳而昏死在工廠直到第二

天才被發現...

                                                                               

以後便傳說..若在工廠看到一個無臉的學生,並不要驚慌,只要對他說:"

這樣已經100分了....他就會消失不見了...

 

12點的電話鈴聲

小玲困擾得很。倒不是一般高二女生那些「玫瑰色」的憧憬還是期 待什麼的,而是從明天起連考四天的期中考。

                                                                                 

而爸媽那副討厭的嘴臉似乎又浮現在眼前: 「奇怪一樣都是姊妹妳為什麼就不能學學妳姊姊啊?成天摸東摸西 的,一點也沒有女孩樣!!當初怎麼會生下你這種孩子的!真 是!!」然而越是抬出她那會唸書的姊姊,小玲就越是想反抗!                                                                               

「反正我就是不喜歡唸書,姊那麼愛唸書,那妳就叫她順便替我唸 吧!哼!」雖然賭氣地甩上了房門,小玲還是攤開了課本,只可惜 相看兩不識,整本書就像是天書一樣。於是雖然明天就要期中考 了,撐著下巴坐在書桌前的小玲,心裡卻只是一派地胡思亂想,神 遊天際。不知不覺地眼皮就慢慢地闔上了。

                                                                               

「噹、噹、噹……」客廳裡的壁鐘沉沉地敲了十二響。

「鈴鈴鈴……」就在最後一聲鐘響結束時,電話鈴響了起來。

「嚇我一跳!電話鈴聲怎麼這麼大啊?差點給嚇破膽。」

小玲沒好氣地走出房門,接起了話筒。

「喂?」

                                                                                

「小....小玲嗎?是我啦....」話筒那端傳來低沈卻似乎很熟悉的聲音

「你現在還在唸書啊!平時不燒香....現在得要抱佛腳了吧........

小玲覺得好像是很熟的聲音,可是不知怎地就是想不起來是哪一 ....

「大半夜的打電話來有什麼事嗎?還有你哪位啊?」「先...把我說的 抄下來....我保證你....明天的英文考試沒問題。」

「什麼?真的嗎?」

小玲一聽到可以讓她考試嗨趴這句話耳朵都豎了起來,連聲音的主 人是誰都還搞不清楚就趕忙準備了鉛筆和紙。

                                                                               

「嗯,你說吧。」

「仔細記下來喔。3,1,1,2,4,3,4……」她催促著小玲記下所有的數字。

「都...寫好了嗎?那麼..明天好好考喔。我會再打來的,一定要你接 喔。那麼.... bye bye....

「啊,等一下」

「喀!」地一聲電話被掛斷了。

(是誰的聲音啊?這個明明像是考試的答案嘛。去哪裡找來這些答 案的啊?)

小玲完全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呃?難道是有人惡作劇?可是好像也不會有人這麼無聊吧....

小玲心想反正這次考試已經一蹋糊塗了,乾脆來個死馬當活馬醫,

於是開始背起這些數字和單字。

                                                                               

第二天小玲一大早就到學校去了。接過試卷一看。這怎麼可能??

前四題雖然都是小玲會的題目,然而可怕的是竟然和昨天那個女生 所說的數字一模一樣。

(這麼一來昨天她說的數字的確是正確的答案。)

於是小玲照著電話裡所說的答案寫在答案卷上。

這天晚上還是一樣。十二點剛過沒多久電話鈴就響了起來。心神恍 惚的小玲在電話鈴聲大作前就拿起了話筒。傳來的是與昨天一樣低 沈的聲音。

...小玲嗎....?先記下來喔。2,2,1,4,3,1,2……」

第三天也照著電話中所說的答案作答的小玲,回到家以後苦苦地思 索著。

(這次考試我大概第一名跑不掉了。可是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呢?

太奇怪了!不成,今天一定要問個清楚。)

小玲下定決心後便開始期待著夜晚的到來。

「噹、噹、噹……」

時鐘再次指向十二點。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電話也響起了。但是小玲今天卻不是立刻接起電話。

...............?」

「今天怎麼這麼慢才接呢....?你....該不會是想睡覺了吧?那麼.... 快記下來吧。3,1,2……」

「等一下,我有事情要問你。」

「是嗎....?先抄下來再說吧....接下來是填充題……」

「不行。妳一定得現在告訴我才行。」

「是....嗎?好吧,什麼事?」

「我連你是誰都還不知道。告訴我你是誰。」

「喔....原來你還不知道我的名字啊,連最好的朋友的聲音都認不出

來嗎....?我

是小櫻啊,江.........

「什麼,小櫻?你……」差點沒昏過去的小玲突然覺得一股寒意從

腳底竄了上來。

「可是我聽說妳已經出車禍死了啊。」

「沒........我是死了....

「那....那妳現在在那裡打的電話?」

話筒另一端的聲音突然變得更加的低沈,但卻又漸漸清晰而大聲起 來,彷彿就像

是從耳邊傳來的一樣....

                                                                                

..................

 

 

新竹火車站的陌生女子

據我所知,有一個地方蠻恐怖的...",如果你從火車站出來,朝你的 右手邊走,有一個三叉路口,其中一條路上面有好幾家補習班,補各 式各樣的東西,比較大宗的是升研究所的補習,一班都一兩百人擠一 間小教室,晚上十點到十點半就會有一群學生像洩洪一樣從補習班走 出來, 那附近的店也差不多就開到那時候,有一個賣宵夜的攤販會等到十 一點,賺完學生生意才走....

                                                                                

以前我也在那邊補過,補習班有一個教電子學的叫孔x,出了名的會 拖,暑期班他拖到十一月才教的差不多,為了趕課常常一上上到晚上 十二點,還有到凌晨一點多的記錄,大部份學生都是騎機車回清大或 交大,機車停的地方分佈在補習班四週,很多人怕被偷都停在暗巷裡 ,半夜要去牽車就很困擾了...因為大部份的巷子都沒燈,常常被睡 在車上的貓或狗嚇一跳....

                                                                                

不過最可怕的還是傳說中的XXX書店女孩...,那家書店是非常有名的 全國連鎖書店(大家應該猜得到),常常晚上十二點都會看到一個 20歲左右的女生站在已經打烊的書店門口,穿著蠻漂亮的洋裝,像是一般 年輕的 上班族,而不是在拉客的...,因為新竹的治安不好,讓人家 看了不禁擔心她的安全,可是幾乎每次拖到半夜才下課都會看到,也 看過計程車司機來招客,她好像是要等人似的也沒上車,不過有時候 補的晚點,到一點多時會沒看見她...原本大家想說她可能是常常加班 ,在那等家人來接吧... 可是後來補工數時比較早下課,就會去那攤賣宵夜的買東西吃,後來 吃久了跟老闆也有點熟,有時候會聊天,有一次我同學就問老闆有沒 有看過那個女生,老闆臉色一變,告訴我們說別靠近她...

老闆說...

以前他做生意也想多賺一點,就會賣到一兩點才收攤,不知道什麼時 候開始有晚上就會有個女孩在書店前出現,他倒也沒什麼好奇心,只 覺得那女孩半夜在外面有點危險,也沒注意到她大概都什麼時候走的 ,雖然那附近常常出現喝醉酒的醉漢,不過那女孩似乎也沒有被騷擾過, 可是有一天他看到有一個騎重型打檔車的男的好像過去搭訕的樣 子,他怕她被騷擾所以特別注意,一開始那女孩好像不理他,不過後 來她卻上了他的車,老闆還是有點擔心她,所以記下了那個男的車牌 ....隔天,報紙上就刊出了那輛車的車禍報導,車主當場死亡... 有那女孩的消息,老闆有點害怕,不過那天生意照做,半夜,那個女 孩又出現了,老闆告訴自己說,也許是那個男的送她回家後才出事的 ,不過這一晚他特別注意她的一舉一動,女孩還是一樣,一個人孤零 零地站在書店前,任誰都會替她擔心會遇到壞人,過了一會又來了一 過頭去不理,轎車裡的男人下了車,纏著女孩說了一大堆話,半邀半 強迫的拉了她上車....老闆當然也記下了車號... 不出所料,那輛車從竹北大橋上掉到30公尺深的河床上,隔天才被發 現,駕駛早掛了,仍然沒有那女孩的消息... 從此老闆就準時十一點收攤,而我們也寧願把車停到比較遠的巷子, 再也不敢如果你半夜有空,可以去看看........ 不過最好不要讓她上你的車.........把車停到書店那一邊了.......

 

  公車上的女孩

                                                                                                                                                             

記得那一天早晨, 我搭上了公車, 無意間, 看到了一位本校左營高中的 一位女同學, 我看了她一眼, 立即被她吸引住了, 長短適中的秀髮, 亮的一雙大眼..當我盯著她時, 無意間被她發現了, 於是我倆都不好意 思的低下頭來。

                                                                               

於是以後我天天上學時必定會抓準她上公車的時間, 以求能望她一眼.. 經過了差不多一個星期左右, 奇怪的事發生了, 每天都沒看到她...又過 了兩個禮拜, 我又再度看到她了, 不過這一次確是兩眼無神, 面色蒼白 的她, 更奇的是, 她居然都沒有在左營北站下車(平常都是這裡), 往後 的幾天都是同樣的情形...一天, 我補完數學, 去大吃了一頓, 已經八點 多了於是我便去等公車, 一會兒, 公車來了, 我搭了上去, 一上車, 我又 看到了那個女孩, 面無表情的坐在最後面, 我因太累了, 坐下來便睡著了....

                                                                               

突然, 我從睡夢中醒來, 感覺呼吸不太順暢, 眼睛只能微微的打開, 叫也 叫不出來, 我害怕了, 索性閉起眼來, 奇怪的是,一閉眼, 不舒服也不見了...

                                                                               

我隱隱約約沽測我要下站了, 於是我大起膽子, 爭開眼睛,居然沒事, 不過 一件事又讓我傻了眼, 我看到了一個男的, 掐住那位女同學, 頓時她一直 掙扎呼叫, 離譜的是, 司機跟本不回頭看看, 於是我跑到司機面前跟他說 有人在後面打架, 我們兩個同時往後看, 頓時我汗毛直豎, 我只見那個女 同學, 還安安穩穩的坐在後面, 以一種奇怪的眼神向我望來, 而那個男的 , 早就不見了, 我頓時魂飛魄散, 趕快叫司機停車...

                                                                               

我衝下了車子, 拼命得一直往我家跑, 突然, 我又看見前方有一個人, 白的臉龐, , ..又是她她正好擋在我前面, 我兩腿發軟, 跪到地上, 閉起眼睛直念妳要什麼我都給妳!

                                                                               

我兩無冤無仇, 何必呢?奇的是, 我一念完,恐懼也消失了, 我又掙開眼睛 她不見了..我一顆心七上八下, 提心掉膽的走回了家隔天星期天, 我突發 奇想, 想去查查看, 於是叫了幾位朋友一起問問, (我已經把她的臉形畫 好了) 有一位朋友問出來了, 想了起來她在幾個禮拜以前, 在公車上被一 個男子勒死了, 當我聽到此事, 無意間又是一頭冷汗....

                                                                               

又到了晚上, 我躲在家中不敢出去, 突然聽見有人上樓, 又是一把冷汗, 奇怪的是我彷彿看見了她, 又好像沒看見, 那時我也無法行容, 感覺到, 她走到我身邊, 流著眼淚, 說了一些似有似無的話, 不過我卻聽得懂.. 大意如下:"我很對不起! 讓你精神大受打擊! 其時當我還活著時, 第一 次見到你, 就喜歡上你, 不過我現在已經 ...."

                                                                               

講到一半,突然的我恢復清醒,從此以後, 不管在白天, 在深夜, 在路上 , 在公車上..我都再也沒有看到這個女孩...

 

 

東海鬼故事

東海有很多的鬼故事, 我好幾個同學有的在宿舍有的在教堂旁的十字路口親 眼見過鬼. 雖然已經離開東海十年了, 可是這些奇怪的事情我始終記得很清楚. 講講我個人的經歷. 其實這些也不是鬼故事, 只是我覺得無法解釋罷了.

大一時, 我住在稱為全東海鬧鬼第二兇的那一棟宿舍. 分配到的那間聽學長曾有一位學長因脫陽而死, 而且曾有奇怪的事發生過, 所以一進門正對面的窗 柱上就貼著一張符, 堶掄`共有三張上下鋪的木頭床, 兩張靠窗, 一張靠門, 我和室友幾個人就這樣住了一年.

故事一:

 

這是我室友(張三)告訴我的, 他睡靠門的上鋪. 晚上十二點多的時候, 時候我已經睡著了, 他說先聽到有木頭撞地的聲音, 張開眼睛才發現原來的一張床在晃動. 我睡靠窗的另一張床. 他以為是睡那張床的同學(李四)在做 那種事情, 所以就繼續睡. 第二天早上, 他就開玩笑的問李四說昨晚他幹麼啊, 床一直在晃. 李四就問是甚麼時候, 張三就說是十二點多. 李四就說那怎 麼可能, 他一點多才從系圖書館回宿舍的. 張三聽了就不說話了.

                                                                                                                    

故事二:

 

系圖書館就是靠小馬路的一個房間. 到了晚上是非常安靜的. 我固定每天 晚上都會在系圖書館讀書, 除了接近考試的時候, 平時都只有我一個人. 有一 天晚上大約十一點多, 我還在讀書. 就聽到外面的貓開始叫, 奇怪的是越叫越 , 到後來聽起來就像是滿山滿谷的貓把外面包圍了, 我聽得都覺得不太對勁. 突然之間貓叫聲全部停了, 只聽到一個人腳踩著落葉的聲音慢慢靠近, 到了門 口還有下台階的腳步聲. 我就轉身面對著門想看看到底是誰半夜還會跑到系圖來. 可是門一直就沒打開, 也沒聽到離開的腳步聲. 我覺得很奇怪, 也猶豫了一下才 去開門, 果只有一陣涼意吹來            

 

故事三:

                                                                                

大二時, 除了一位同學搬到校外去住外, 我們四個同學還是住學校宿舍. 這次被分配到被稱為全校鬧鬼最兇的那一棟宿舍. 聽住隔壁棟的人說我 的那一間以前出過事, 被封起來不讓人住的. 我搬進去後, 挑了靠門的下 , 可是剛要鋪床的時候, 就看到在靠牆的那兩根床柱上各掛了一個平 安符, 而且在兩床柱間的牆壁上, 竟看到一個日本武士手上提著一顆頭 的圖案. 這讓我非常好奇, 我就貼近牆仔細的看是不是有人故意畫上去 . 可是我卻發現與其說是畫上去的, 不如說那個圖形是由牆堻z出來 . 我就把床收一收搬到上鋪去了. 其實也沒出甚麼事, 只有一天晚上, 我的室友出去, 我一個人在宿舍看書. 窗子是那種靠近天花板從上面把 卡楯拉開放下, 由兩條鐵鍊拉住的那種. 窗子本身就蠻沉重的. 從外面一 般人是碰到的. 可是出奇的是窗子突然很用力的砰一聲就由下往上關起 來了. 我都呆住了.

 

 

 

靜宜鬼話

台中靜宜大學還沒有改覺以前是一所女生學校,所以到現在也還只有一棟宿舍 ,全校需要住宿的同學都擠在這棟宿舍堙C

靜宜的宿舍是四個人一間的小型宿舍,住起來還挺舒服的,住宿費也不貴, 可是很奇怪,其中有一間宿舍就是沒人敢睡,寧可在外面付高額租金,也沒有 人願意踏進那間宿一步。原來....。

又是一批新生入學,學校媗蓎o熱鬧而有生氣,跟暑假時校內的冷清相,比 簡直就像是二個完全不同的地方一樣。

 宿舍堙A忙碌的舍監媽媽帶領拿著大包小包的新生們穿梭在各個房間堙A一 時之間,宿舍奡N像熱睞的西門町。

 四個原本陌生的新生擠進一間宿舍,分配好床位以後,她們就開始各自整理著自已的東西; 累了一天,晚上她們很快就睡著了。

 一天、二天、三天、..她們都沒有發現有什麼已經發生在她們一天晚上, 四個人都看書看到很晚,幾乎在同一時間上床睡覺。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她們都很準時的起床,揉了揉眼睛,其中一個人看了看室友,覺 很得懷疑。

 「咦!有動了我的東西嗎?」因為她似乎覺得身邊放的娃娃和眼鏡、襪子,都 好像被人動過一樣,而且昨天晚躺下的時後,她明明記得是靠窗子睡,前面還 可以看得到另一個同學 「你神經病啦」室友們都急著出門,慌亂之只丟下這麼一句當天晚上,她丟 下課本第一個睡,要蓋上被子前還跟其他還在看書的室友說:「看好,我要睡 !晚安!」。

 「神經!」幾個室友看著她說。      

隔天早上起床,她原來睡在靠窗的床位,果然又給人換到前面的那張床! 而且,其他的室友也發現,不只是她,每個人的床位者被換過了 ! 這...、不大可能吧?

知識分子就是知識分子,七嘴八舌以後,她們決定要把它弄個清楚! 那天晚上睡覺前,她們把自已睡覺的床位寫在紙上,寫完四個人共同簽名確認 以後,她們才懷著忐忑的心情上床。結果第二天醒來,每一個起床的床位竟然 都跟原來睡覺時的床位完全不一樣!

不可能吧? 「真的啦!我們還有記錄,每天都會莫名其妙的被換床位耶!

「這太離普了吧?

她們把這件事向舍監媽媽報告聽得舍監媽媽一臉懷疑,最後她決定親自去睡一 個晚上,以證明真假。

「在這那麼久了,從來也沒聽過這麼離譜的事!

「是啊!小孩子總是愛疑神疑鬼的!

舍監媽媽入睡前還認為不可能,等到第二天起來才發現...

天啊!床位真的被換掉了!從此以後那間會自動移掉換床位的房間就被封了,

到現在都沒人敢進去住。

 

 

 

 

 

大家以後開玩笑可要有節制ㄚ...

一個真實的事件

∼以下是由Irene Chen網友提供∼這是一個真實的事件... 是我一個同學

告訴我的... 希望大家引以為鑑... 先說明一下他們的宿舍... 他們的宿舍

是新式的,床在書桌和衣櫃上的那種... 進門後左右各兩床,兩床是相連的...

阿正是我同學系上的同班同學... 和其他3個同學住一寢... 可是三個同學中,

除了俊哥以外... 小午和睡隔壁的小陳生活習慣都糟糕... 平時東西喜歡亂擺不說,

腳臭汗臭無一不有... 特別是他們晚上睡覺都會打呼,打呼聲還非常大聲

... 阿正雖然心中不爽,但也不能說什麼... 期末考前幾天的一個晚上,

阿正被如雷灌耳的打呼聲吵醒了. 想想期末考要到了,還不能好好睡覺,不由自主心

中一把火... 小陳是大忙人,常常有電話找他... 而且小陳平時關門,關衣櫃,

抽屜時常很大聲... 不論是有沒有人在睡都一樣... 阿正常常被他的電話聲和

噪音吵得不能睡午覺...也告誡了他很多次...可是小陳總是應一應,下次又一樣了...

這天晚上阿正一想到這些事,真的是非常的生氣... 他用力的用腳踱了踱床板,示意給

小陳和小午知道... 小午似乎被聲音吵醒而知道了,便不再發出打呼聲... 可是小陳的

打呼聲可怕地比阿正的踱床聲還大... 小陳不但沒醒,還打呼打得更大聲了...

阿正決定要整整小陳... 他從衣櫃中拿出萬聖節時,學校辦化裝舞會用的怪物頭套...

在關了燈的時候,睡到一半看到這種平時覺得的可笑的東西... 大概誰都會

嚇到吧... 於是阿正就帶上頭套,從他的床爬到小陳的床上並躺在小陳的內側...

床並不大... 所以小陳很快地便發現身旁有人... 他睜開眼睛一看,立刻大叫一聲

,嚇得往後彈開... 這一嚇...便頭下腳上地掉到床下了... 床並不高,約2公尺吧...

可是一個人睡夢中全身放鬆... 頭下腳上地掉到床下... 當場脖子縮短一節...

小午和俊哥被他先前的驚叫聲嚇醒... 阿正則是得意地脫下面罩,跳回自己床上...

之後燈一亮...3人愕然... 小陳脖子幾乎不見了... 口吐白沫,四肢抽蓄...

和電影中一模一樣... 張開的雙眼滿佈憤怒和血絲,不停地流眼淚... 直到舍監和

救護人員到場... 小陳的眼睛沒闔過,眼淚沒乾過,流到後來... 淚水混著血水

繼續地流...阿正嚇得臉色發白... 不過小午和俊哥也沒好到哪去... 警方勘查一下

小陳的床鋪,問了問筆錄便走了... 弄了一天,叫聲被解釋成掉下時所叫的...

警方認為是隔板太低,同學翻身掉了下來...

校方運用關係壓下了整件事... 並發下三個大紅包做壓驚費... 其實是遮口費吧...

學校說,為了不妨害警方調查,在真相未弄清楚前... 請同學不可以亂說,

否則一切依法處理...三個受了極度驚嚇的同學被這麼一說,誰也不敢有意見...

工友來釘高了隔板後,三人螫騰了一天上床就睡了... 這一天晚上,少了小陳的酣聲,

寢室真是異常寧靜... 小午半夜尿急,爬下床要上廁所... 才下床就被絆了一跤,

整個人躺在地上... 冰冷的冬天,冰冷的地板... 把小午整個人凍醒了...

他想爬起來,卻又滑了一跤... 地上黏黏的,好像有水... 小午咒罵了一聲...

忽然背後傳來一個輕輕的聲音... 好熟悉,好冰冷...像是在哀求...是淒厲吧....

 他倒在地上... 突然一個臉出現在他臉旁,黑暗中一雙血紅

的眼睛瞪著他...

" ...!

幫我把頭拉出來好不好!? "...

那個人正是小陳... 只覺一滴滴腥臭的黏液流到臉上...

小午沒命地大叫... 俊哥立刻下床開了燈... 阿正倒立在地上,脖子幾乎不見了...

口吐白沫,四肢抽蓄...和小陳一模一樣... 張開的雙眼滿佈恐懼和血絲,

不停地流著眼淚... 警方事後勘驗現場... 阿正的床上枕頭邊放了一個怪物頭套...

 不知是誰惡作劇... 小午現在在精神治療中心中休養,俊哥休學回家修養...

我同學和俊哥是死黨,俊哥做人溫和,功課不錯,不是會亂開玩笑的人. 

我同學事後去他家看時,他睡在父母的房間母親一直陪在身邊                                  

他說出此事時聲音還不斷發抖 當天晚上  他說他也聽到小陳的

那句幫我把頭拉出來好嗎  只是嚇的不感動而已 直到小午的驚叫聲

把他嚇離床版他立刻下床開燈 小午現在在接受心理治療 中心拒絕接受一切訪客見面 

為了保護當事人 以上接用化名 請大家以此事為鑑

 

 

 

 

 

恐怖的陽明山

突然想到一個高中同學說的故事......很恐怖唷..........

                                                                               

我的高中同學有一個女生朋友,有一天她就和她大學的一個女同學,跟兩個男生一起上了

陽明山夜遊,途中她們就聊天聊呀聊的,也不知道是怎樣,就發現了一條往更山上的小路

,大概是有人亂說了什麼話吧,那時那個朋友的女生同學,就覺得很暈不太舒服了,可是

因為那兩個男生堅持要上小路看看,所以她們還是上去小路了,沒想到一上去,那個女生

的頭更暈更痛了,大家也不知道怎麼辦,就想說要不要回去,沒想到這時候那個朋友的手

機竟然響了起來,在已經是很深山的地方根本收不到訊號,那朋友顫抖的把電話拿起來看

,不看還好,一看上面全部顯現了數字4,滿滿的一大堆,嚇的兩個沒水準的男生拔腿就

跑,摩托車一發動馬上就騎走了,只留下那兩個女生,那朋友跟她同學當然也不敢繼續逗

留下去,趕快也把車騎走了。

更恐怖的是,當她們兩個女生已經夠害怕的時候,迎面開來一輛汽車,當汽車坐在後面的

那個頭暈的女生拉拉那個朋友,快要哭出來的說,妳有沒有看到那台車................

那朋友往後照鏡一看,看到了一幅驚人的畫面......................................

..............................................................................

..............................................................................

..............................................................................

..............................................................................

..............................................................................

..............................................................................

..............................................................................

..............................................................................

..............................................................................

..............................................................................

一個人趴在車頂上瞪她們

 

 

 

 

bbs上的鬼故事

"★收到 hwg       混帳,又在上逼逼墮落啊?"
"☆送給 hwg       碼的 你自己咧~"

"★收到 hwg       嘿嘿,一樣啊"
"☆送給 hwg       靠 耍白爛啊?"
"☆送給 hwg       滾啦~別吵老子"
"★收到 hwg       喂喂,對老朋友這麼不留情面啊?"
"★收到 hwg       好歹我也跟你認識了四年啦~"
"☆送給 hwg       我真倒楣@#$%^"
"★收到 hwg       嘿嘿嘿..."
"★收到 hwg       認了吧你,哈哈"
"★收到 hwg       ㄟ..."
"★收到 hwg       不鳥我啊?"
"★收到 hwg       ㄑㄩㄝˋ有異性沒人性的傢伙!"
"★收到 hwg       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送給 hwg       夠了沒啊 你?"
"★收到 hwg       還沒,我好無聊嘛^^"
"☆送給 hwg       沒事請必嘴 煩死了"
"★收到 hwg       好啦好啦,我只是要跟你說一件事"
"☆送給 hwg       啥?"
"★收到 hwg       你看到story版的那個故事(恐怖的故事)?"
"☆送給 hwg       沒"
"★收到 hwg       去看看吧!"
"☆送給 hwg       我可不像你愛看些有的眉的 且我也沒閒功夫"
"★收到 hwg       看看吧,真的很恐怖ㄛ~"
"★收到 hwg       每個看過的都直呼恐怖喔"



他雖然不太情願,但他還是半信半疑的到了story版,一進去便看到了最新的一篇故事

"◇[創作]恐怖的故事"

他雖然不是很大膽,但他也不算膽小的人,平常的東西是無法輕易嚇到他的,奇怪的是,
此時看到這個再普通不過的標題,他居然不自主的打了個冷顫

"該不該進去看?"

他這樣的問自己,他心裡有個不好的預感,他也說不出口,只覺得這個標題似乎有生命,
會觸動他恐懼的開關,讓他想起他害怕的東西,最怕什麼?對了!廁所!小時後,他最怕廁
所了,搬家前,他的老家是一個古老的四合院,到了晚上他總是不敢獨自去上廁所,要穿
過陰暗的迴廊,晚上的冷風不只冷,聲音更陰森,還得穿過祭祀祖先的祠堂,裡邊的
黑白照片似乎正偷偷的在背後看著你

但是最恐怖的不在這裡,他真正害怕的是廁所裡不知名的怪物,多少次,當他鼓起勇氣
穿過了長廊到了廁所,破舊而無法完全闔上的木板門,在門縫間的空隙,似乎有一雙陰
森森的眼睛瞪著他,那雙眼睛像會說話,叫他乖乖進來,讓牠!把他吃了

該死!起初他還可以叫父母陪,後來他長大了,當他不再年幼了,父母不再慈愛的陪他去
,而是冷冷的嘲笑和怒罵,但是儘管他長大了,廁所裡那雙陰森的眼睛不曾離開,害他只
能隨便找個角落解決,他死也不進那鬼廁所

想到過去在草叢邊的情景,他不禁臉紅了,到什麼時候情況才好轉?對了!搬家後,搬家
後他的情況才好了些,少了那雙陰森的眼睛,他雖然還是怕上廁所,但是已經好轉很多

"該死,現在想這些幹嘛?"

這些事他早就遺忘已久,沒有人知道他害怕廁所,甚至連他自己都快忘了這些事,看到
個標題,他居然想起了對廁所的恐懼,這個標題真鬼,遲疑了幾秒,他按下了enter



文章內容是這樣:

我跟你說一個恐怖的故事:
這故事是有關廁所的

有一個單親家庭,有媽媽和一個女孩兩個男孩,其中最小的那一個男孩很怕廁所裡的怪
物,每次他都因為害怕上廁所而憋到尿床

每次媽媽都很慈祥的安慰他,廁所裡沒有吃人怪物,但是即使媽媽把廁所打開來讓小
男孩看,小男孩還是無法擺脫恐懼,帶著三個小孩對一個單親媽媽來說已經很累了,
再加上小男孩的恐懼,媽媽更累了,尤其是在小男孩的哥哥和姐姐也不相信廁所的怪
物時,媽媽就更加的頭疼,而且悲劇就這樣誕生了........

有一天,媽媽不在家,小男孩又在家中大吼廁所裡有怪物,於是老是欺負弟弟的那個大
男孩終於聯合起本來不常欺負弟弟但忍耐限度到了極限的姊姊,把吵鬧的小男孩關到
廁所裡,甚至把燈關掉

小男孩在裡面嚎啕大哭,女孩怕吵沒放他出來,大男孩則雙手叉腰看著這幕好戲,漸漸
的,小男孩嗓子哭啞了,漸漸地,大哭聲變嗚咽,原本只是因為小男孩太吵而把他關起
來的女孩心軟了,但是大男孩還是不肯放他出來,呵呵,不都是這樣嗎?,在幼稚園時亂
欺負人的都是男孩,而且弱者的哀嚎會助長他們的行為.

突然,嗚咽聲變成慘叫聲,聲音之淒慘,大男孩和女孩都被嚇壞了,突然聲音又停了,此時
媽媽剛好回來,媽媽慈祥的問著他們在玩什麼遊戲,兩人嚇的一句話也不敢說,媽媽微笑的打開廁所的門,發現小男孩的衣服無力的攤在廁所的地板

媽媽問他們兩個,小男孩呢?呆住的兩人結結巴巴的說出實情,媽媽的微笑也逐漸消失..

兩個小時後,一輛警車駛離了這個不幸的家,車上的警員正討論著這個案子的不可思意,
不過沒差,不過是另一個失蹤而罷了

小男孩的媽媽好難過,當晚,當大男孩和女孩睡著後,她到廁所裡哭泣,只是第二天早上,
大男孩和女孩醒來後始終都找不到他們慈祥的母親...

--------------------------------------------------------------------------
你看到了一個怎樣的故事?

每看一句,他就到抽一口冷氣,故事深深的觸動他最恐懼的事,他像被打開了恐懼的水龍
頭,恐懼源源不絕的湧向心頭

 

"★收到 hwg       恐怖喔?"

媽的,害他嚇一跳,這時突然傳來的銀彈害他嚇了一大跳,不願被發現恐懼,他整理好情緒
,回了銀彈

"☆送給 hwg       嗯 蠻恐怖的~"
"★收到 hwg       哈哈!果然嚇到你了,我也被嚇了一跳呢"
"☆送給 hwg       嗯..."

他心裡想著其他事,沒心情好好回答銀彈


"★收到 hwg       對啊,作者不知道怎麼想的"
"★收到 hwg       居然想到寫這種背後有人的故事"
"☆送給 hwg       ..."
"★收到 hwg       說真的,我最怕這種站在背後的鬼故事"
"★收到 hwg       背後不長眼睛,突然看到還真會嚇人啊"
"★收到 hwg       背後站著一具屍體瞪著你瞧~真噁~"

等等,有點不對,他覺得朋友的銀彈怪怪的

"☆送給 hwg       你在說什麼?"
"★收到 hwg       說那個故事啊,別跟我說你還沒看啊"
"☆送給 hwg       不是 我看完了 你到底在說什麼 背後有人?"
"★收到 hwg       對啊!故事不就這樣寫?"

他覺得有點不妙,尤其是故事的最後一段話更令他不安...

"☆送給 hwg       你把你看的故事跟我說一遍"
"★收到 hwg       ?????"
"☆送給 hwg       別管 快說"

hwg看到的是一個人去盜墓,卻被背後的屍體嚇死的故事

"☆送給 hwg       怎會這樣"
"★收到 hwg       其實..."
"★收到 hwg       你不知道嗎"
"★收到 hwg       這篇故事有個綽號叫...死亡設計"
"☆送給 hwg       什麼???"
"★收到 hwg       我以為是開玩笑的...聽說看的人會看到自己的死法.."
"☆送給 hwg       我去問問其他人"

媽的,玩笑開大了,他心裡罵著,隨便挑了一個好友,他發問了


"☆送給 wwind       請問一嚇你看過那篇恐怖的故事吧"
"★收到 wwind       對啊,然後?"
"☆送給 wwind       講一嚇劇情"
"★收到 wwind       就虎估婆的故事啊"
"★收到 wwind       老實說還好ㄅ?"

該死,那篇真的有問題,他被深深的恐懼揪住了,他趕忙發銀彈告訴hwg,卻發現hwg滯閒
了一陣子了,而且送過去的銀彈也不回

"嚇站了,該死,丟個爛攤子給我!"

懷著忐忑不安的恐懼心和憤怒的心情,他也下站了,明天還得上課

第二天到了學校,發現hwg的座位是空的,開始上課後,老師臉色凝重的宣佈了hwg已死的
消息,他呆住了,hwg是死在電腦前,連電腦都還沒關機,死因是心臟麻痺,他的死狀奇特,頭轉向後方,臉上露出一副看到全世界最不可置信和最恐怖的表情
一整天他都沒心情上課,回到家打開電腦上站,跟wwind聊起這件事的嚴重性,兩人都感
到害怕講著講著...



"★收到 wwind       等會,我媽在敲我門,我先去開門"
"☆送給 wwind       嗯"

等一下,不對!他不是聽到虎姑婆的故事,不能開門啊!


"☆送給 wwind       等 別開門"
"☆送給 wwind       聽到沒?"
"☆送給 wwind       別開門!!"

沒人回應,該不會已經開了門而且...

他不敢在想下去,接下來的情形每個人小時後都聽過這個故事了,受害者被肢解吃掉,不
!不可能!這一定是巧合,hwg剛好心臟麻痺,然後wwind只是下站了罷了,一個bbs的鬼故事哪有可能怎樣?

"開什麼玩笑,哪有可能在逼逼看了一篇狗屁好笑的鬼故事就會死的,這哪門子的道理,
沒可能他不敢在想下去,接下來的情形每個人小時後都聽過這個故事了,受害者被肢解吃掉,不!不可能!這一定是巧合,hwg剛好心臟麻痺,然後wwind只是下站了罷了,一個bbs的鬼故事哪有可能怎樣?

"開什麼玩笑,哪有可能在逼逼看了一篇狗屁好笑的鬼故事就會死的,這哪門子的道理,
沒可能!"

愈想愈不可能,他起身往廁所走去,看可笑的預知死亡場所-廁所,走到廁所裡,裡面什麼
都沒有,他心底暗地放心,終於鬆了一口氣,正當他鬆了一口氣時,他沒注意到,廁所的門被一陣怪風輕輕的帶上了...

第二天,警察局的檔案裡又多了一個離家出走的青少年的檔案...

--------------------------------------------------------------------------
你看到了一個怎樣的故事?

 

 

 

 

 

七號公路

「RING.....RING.....」 我從睡夢中被電話鈴聲吵醒,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床頭的時鐘指示清晨1:30 伸手把電話從床頭拉下來 「喂..?..我是...黃晴如..你是....」 「黃姐!我是賴皮啊!妳還在睡啊!計程車司機幹起來了!老編要我們去現場....,我們 出機在路上了,在工技門口等妳....快來啊!!」接著就掛掉了 「可是我...今...天...休...假....」 唉!!

死老編!壓榨勞工...我要拉布條...抗議!!! 不過說歸說,還是爬起床,看著梳妝台鏡中的自已,一隻大雄貓,不知道要用掉多少粉底 胡亂塗了些東西,換了衣服.....上班去了!!...... 一到了現場,看他們打得火熱,好不容易找了個好位置.... 「賴皮...可以了!」我拉整了衣服.聽到賴皮數到3..2..1.打開了攝影機上的燈,我又露 出"職業式"的表情.... 「一件小車禍竟然造成打群架的場面,而警方也只能束手無策,我們的決策者的應變能力 又一次的受到考驗.... 以上是 TVCS 記者 賴中正 黃晴如 台北報導 ....OK!! 」

 取完了現場的景, 又回到公司剪接, 趕著晨間新聞播出..... 我的假又報銷了@#$%^&% 一轉眼已經是早上六點多了,老編提了大包小包的東西進了剪輯室... 「晴如!!賴皮啊!!辛苦了...來來來...吃早點!!」他把手上的東西放在桌上,我則大聲 抗議...... 「死老編!!還我的休假來...!我是主跑社會新聞的,為什麼叫我去跑政治新聞....不管啦 !!還我的休假來 ....」 「唉!這是社會新聞沒錯!!....妳的休假算進年假裡了...我做主,說了就算數...」 其實是跑政治的陳姐是老鳥,叫不動她就說嘛!什麼是社會新聞....白痴都知道這是政治 新聞.....@#$^#$@&* (其實也算是社會新聞,我只是借題發揮罷了!!) 晨間新聞的工作人員都進棚了,我則是趴在桌上補睡一下......

「嘟.....嘟.....」桌上的電話又響了.... " 我...我..恨..電..話..." 「喂!...又是誰啊?」 「喂...我是小林啊!...在七號公路的一個樹林裡發現了一具無名女屍!你們要不要來 ?」小林是我們安排在市刑大的眼線, 如此才有 " 獨家" 的機會.. 我拿筆記下了地址, 叫賴皮準備出機了..... 一到了現場,是一個在馬路旁的小樹林,警方已把現場封鎖起來,我出示了記者証,年輕 的警員跑到現場裡叫人出來,我一看是三組的組長... 「唉呀!陳組長,這麼巧!這個案子是你的啊!怎麼樣....來點消息吧!!」

「黃大牌!我知道的可能不比妳多!!要看自己去看吧!,吃不下飯我可不負責...」 哼!你以為本小姐今天第一次跑刑事案件哪!!看就看!有什麼大不了的..... 我和陳組長走向陳屍的地方,掀開白布....

是一個年輕的女孩,大約二十歲左右,清秀 的臉龐和五官,長長的捲髮...這整個的感覺就和我自已很像.....只是我比較老一點, 只是一點而已啦!!! 她似乎沒有明顯的外傷,身高大約一百六十公分左右....是早晨運動的老人報的案! 她身上並沒有任何的証件,所以警方把她身上的衣服和手錶給拿出來.給新聞界的朋友 發佈消息,看看有沒有人來認屍.......唉!又不是個"獨家新聞"了!!!

取完景,法醫初步的驗屍是頭部遇鈍物所擊傷及腦部致死的..... 然後回去剪接,發新聞就漸漸淡忘了這件事,直到有一天........... x x x 我在新竹採訪完一則槍擊案的新聞,賴皮和她女朋友先跑了,把機器丟在我車上,我一個 人回台北...就是因為他常這樣,所以我才叫他"賴皮"!車一到桃園,高速公路就變成了 國道停車場..."大塞車",塞得我火氣都上來了,我找了個最近的交流道下去,走省道回去 開著收音機聽著音樂往台北開,今天的省道上車輛反常的稀少,正好舒解我的火氣... 我優哉的邊聽著音樂,手隨著節拍在方向盤打著拍子...... 突然,路上跑出一隻黑貓,我本能的向右打方向盤,踩煞車......當車子停下來,而我整個 人則癱坐在椅子上,過了一段時間,心情已經平復,再次的發動車子.... 可是車子罷工似的不理我,任由我用盡一切我所知道的方法.....

「啊!......放棄了!打電話求救吧!!」拿起大哥大,打回公司,才剛聽到總機小姐的聲音 就斷掉了.....,結果是沒電了... 「天啊!....我怎麼那麼滖!!」又再一次的驗証了"莫菲定律".... 我用力的踢了車胎一下,坐在路邊的水泥護墩上...... 突然,我隱約的聽到身後的林子裡有一男一女的聲音...,我反正也不能做什麼,再加上我 "職業性"的好奇心,就躡手躡腳的走過去,躲在一個矮樹後面偷看..... 那二個人本來在講話,但是太遠了我聽不到....後來那個男的突然把女孩推倒在地,然 後吻她...不!!應該是強吻她,由女孩極力的的反抗,看來她並不願意.....,然後開始撕 扯她的衣服....

 「天啊!我今天是走什麼運!!快...快報警!!」看到手上的電話才想到....沒電了!! 又在省道上,去那找公用電話!!...可是我一個女孩子,如果我出去制止...說不定.. 我也遭殃...!怎麼辦.... 突然靈光一閃...."攝影機!!"....我可以拍下來,做成証據..... 我扛上E.N.G.回到矮樹後面,可是怎麼用...,上課時候真該專心一點的..一陣手忙腳亂 後,終於可以用了,我對準了他倆,加上機器可以 ZOOM IN 我很想看清楚那個男人的臉, ,可是他一直背對著鏡頭...可是卻很清楚的拍到女孩的臉...覺得她很眼熟.... 不管了,繼續拍.... 女孩一直在反抗,男的則是很粗魯的在脫她的衣服...女孩很用力的打了男的一個巴掌, 那男的先是一愣,然後發瘋似的連續打了女孩子好幾個耳光....女孩更生氣的搥打那男 人,那男人從地上拿起了一個石頭之類的東西,往女孩的頭上打去.... 我嚇了一大跳.......「出....出人命了!!」

我連滾帶爬的回到車上,車子很合作的一發 就動了,往台北的路上經過了一個派出所,我大力的踩下煞車,輪胎發出尖銳的聲音,派出 所的警員緊張的拿著槍衝出來....我向他們報案,又帶他們去現場...可是來回了五.六 遍,就是找不到那個小樹林......!!年輕的警員很不耐煩的說 「小姐!妳知不知道,謊報是會吃官司的!!別玩了!!...」 「是真的!!..我有拍下來.不信你和我回公司,我放給你看....」 在剪輯室裡,那卷帶子重復放了快十次,是有個樹林,可是整卷快十分鐘的帶子裡,除了一 隻叼了一個圾垃袋的狗經過外,沒有半個人影..... 那個警員氣得說要告我妨害公務....經過大家合力的勸說下,那個警員才由老編陪著離 去,我則是委屈的在大家的責罵聲中,打卡下班去了....

 回家的路上,愈想愈氣...明明就是有的,為什麼會這樣....愈想愈鬱卒.... 因為我在木柵政大附近租了一間小房子,所以回家必定經過著名的"辛亥隧道"..... 車一進隧道,放在旁邊的大哥大突然響了,我也不疑有他.... 「喂!..我是黃晴如...」 對方並沒有立刻答話,等了一會,由話筒的另一端,傳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她的語調出 奇的平緩,就好像沒有任何情緒.... 「黃小姐!!關於前些日子七號公路樹林裡發現的女屍,我有些資料可以告訴妳...」 「太好了...妳等一下,我拿紙筆.....」由於職業的關係,我練就了一面開車.一面 聽電話,一面做筆記的功夫..... 「好了!...小姐妳請說吧!!..」

 

「那個女孩是在文化大學資管系三年級的學生許芳娟,....我還知道兇手是誰.... 兇手就是她們系上的助教...吳漢生.....」 「...漢..生!!嗯!!小姐!請問妳怎麼知道的....妳有目擊案發過程嗎?...我怎麼連絡妳 呢!!.....」 「妳...找不到我的!....」她就掛掉電話了.....真是個怪女人....管他的!有獨家了.... 回到家裡,馬上打電話給市刑大的陳組長,告訴他這個事情....

「黃大牌!妳三更半夜吵我....最好是有重要的事....」

「少囉唆!我有那個無名女屍的資料,她是文化大學資管系三年級的學生許芳娟....你快 去查看看!!」

「妳從那來的資料...可不可靠啊?」

 「我剛回來經過隧道時,有個女孩打電話告訴我的!」

「唉呦!妳就別耍我了!....隧道裡那收得到大哥大..」

「嗯....對哦!!...大概是我記錯了....反正我就是有收到啦!!..你案子不是沒進展嗎? 去查查也好嘛!!....我可警告你..這條線是我給你的,有消息我要第一個知道!..不要 又向上次一樣...明明說好的,你卻先給中視的那個姓卜的女人.....,小心我放你車子 的氣....!」

「哇!!...威脅我!..好啦!...我怕妳啦!就說定了!!」

我高高興興的洗完澡,把鬧鐘定在六點...睡覺啦!!! 大清早,我就跑去市刑大,坐在陳組長的桌上啃著蛋餅,陳組長一來,我就跑去跟他說...

「我和我們老編說過了,從今天起我要一直跟著你....!」

 「哦~~~....一直跟著你,陳組...有豔遇哦!!!...」

他們同辦公室的同事一陣瞎起鬨...

「去去去!!...你們都沒事做啊!!」他一面把我往外拉 「先約法三章!妳不可以個自行動!!」我高興的點頭...

到了校門口,我們出示了証件,校警向裡面通報了一下,就放我們進去... 我們在校長室待了一下,校方找來了一個和許芳娟同寢室的同學....我上下打量了她 一下,整個人的感覺就是很樵悴的,我們把受害人的照片給她看,她馬上就放聲哭了出來 我和陳組長對看了一下,他使了個眼色,就走出去了。我則拿出面紙....

「我是TVCS的記者...這是我的名片....妳和死者很熟嗎?」

「是我害了她,...我就叫她不要去的.....」

「來..慢慢說....妳叫什麼名字?」

「我叫單若娟,我和她是高中同學,我們感情一直很好....班上的同學都叫我們"雙娟"... 我們又考上同一所大學,所以一直都住在一起.....都是我害了她......」

 「別難過了!...妳一直說是妳害了她,到底怎麼回事?」 她抬頭看看我...又哭了起來....,我心裡閃過了一個念頭....可能是女人的第六感吧!

「沒關係!..我也是女人....告訴我,也許我可以幫妳...」 她詫異的看著我,慢慢的停止抽泣....我把桌上原本是倒我給的茶水拿給她....

「我.....妳不會告訴別人吧!!....妳一定要答應我...」我很認真的點點頭

「今年初,因為學校的電算中心有一個工讀生的缺,我想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所以我就進去 了,可是中心裡面一個小組長,一直在追我。我告訴娟,她說那個男人名聲很不好,要我自 己考慮看看!..所以我決定不理他,可是沒想到,他有一天要我給資料庫做備存工作,加 班到十二點多...後來...後來...」說到這,她的眼框又泛出了淚光..... 「他...他是不是欺負妳了!!」我小心的問道... 她低著頭,慢慢的點了頭.... 「那...妳怎麼不報警呢?」 「

不要...求求妳....不要報警,我爸媽會很傷心的...而且,我也唸不下去了...」

 「好...我人格保証,絕對不會告訴別人...可是妳知道妳在做什麼嗎?」

 「後來,他說如果我不和他在一起,他就要告訴全校我們的關係,....所以我不得不和他 在一起...,小娟一直都不知道,直到上個月,我發現我懷孕了,我才告訴她。她氣得要找 他談判,要他負責任....可是他並不承認,還說是我自已和別人亂搞....後來娟,要告訴 他爸爸,他才說會考慮看看......那天晚上,她接了通電話,就一去不回了.....」 「那通電話是誰打的,妳知道嗎?」她搖搖頭

「那.....那個男人是誰?」

「他...他是我們校董的兒子,在我們學校當助教..吳漢生!」 我又安慰她一陣子,等她情緒平復後倆人一起走出去..... 在回市刑大的路上,我告訴陳組長事情的原委,當然在他的保証下,也把黃漢生強暴單若 娟的事情告訴了他,因為我認為,這對案情有一定程度的影響.... 回到市刑大後,陳組長找人約談吳漢生,我則是回公司去了。忙著忙著一天又過去了... 大約晚上八點多,我接到陳組長的電話....

「唉!...黃大牌!搞不定!..死者是許芳娟沒錯!至於那個姓吳的,一切不在場証明都很完 整,也沒有矛盾的地方!」

 「你不會採取他的體液或其它的,做DNA比對嘛!」

 「我是很想!可是和他一起來的律師太厲害了,弄得我們根本採不到他的樣本....」 「那...那他是沒有嫌疑了嗎?」

「他嫌疑最大了,我正叫我的組員開始去查了...有消息再告訴妳...」 我掛掉了電話,心裡想本姑娘必需出馬了......

 

隔天早上,我先打電話約先通知吳漢生我要去找他,早上十點多,我到了文化大學的電算 中心,在會客室等著!!不一會,進來了一個年輕人,不到三十歲,一付油頭粉面的樣子...

「我是吳漢生,請問小姐怎麼稱呼?」他先開口

「呃...我是TVCS記者黃晴如....這是我的名片,今天我來是問一下有關你班上學生許芳 娟的事情...」

「咦...這個問題怎麼會問我,我又不是她的班導..?」

「是...是這樣的,因為你年紀和學生們相近,我想學生們比較會和你談的比較多,所以才 來問你的.....對了!你知道她的交友情況嗎?」

「對不起!我一向不太過問學生的私事!」 這時候我發現他的眼光不太乾淨的在我雙腿間打轉,因為今天我穿了一件短窄裙,而會客 室的沙發又特別的低..... 我趕忙的站起來 「我可以到你的辦公室參觀一下嗎?」

 「當然好!不過我不陪妳了,我要上課去了!!」我東看看,西摸摸,確定吳漢生已經出去... 我走到他的桌子旁,輕輕的打開他的抽屜,小心的翻動著....在最下面的抽屜裡放了一堆 雜物,有鏡子,衛生紙,梳子.......梳子!!! 我小心的從梳上拿了一點卡在上面的頭髮,包在衛生紙裡,放在口袋裡。然後離開學校, 把頭髮交給陳組長.....

 「真的!!假的!!這是吳漢生的頭髮?妳該不會....」

 「去你的!男人真是齷齰.....只會想這種事,這我從他辦公桌裡的梳子上拿下來的!!」

「哈!!對不起啦!...我請妳吃中飯算是賠罪!!不過我先拿到化驗組去,大約要一個星期才 會有結果!!」

 吃完中飯,我回到公司又跑了幾個新聞,接著事情又接著來,一忙又是好幾天...... 今天跑政治新聞的陳姐又請假了,老編要我替她跑了三個點,加上我自已的新聞,今天快 跑了八個新聞,回到家己經早上三點多了,我洗完澡,連頭髮都沒吹乾就睡著了......

「RING.....RING......」 又是電話....我伸手拿下聽筒.....

「喂!...誰啊!」

「喂?是黃小姐嗎?我是文化的吳漢生!今天晚上妳有空嗎?可不可以來學校一趟,我有 一些關於許芳娟的事要告訴妳,今天晚上八點.....」

「喔!.......好啊!」我就掛掉電話,然後迷迷糊糊的看了一下時間,下午二點多了,我 把時間定在八點,然後又睡著了........

「起床!....起床!....起床啦!....」我舉起手,按掉了鬧鐘 心想"再賴床一下...就....好....了!" 不知又睡了多久,我又迷迷糊糊的爬起來,刷牙洗臉.....打開衣櫃,看來看去,拿了一件 水藍色的洋裝(天知道我為什麼會拿那件衣服,那是一件連身洋裝,腰後還有一個蝴蝶結 ,我不知道己經多久沒穿了,因為老編說:記者要穿窄裙或褲裝,才有"專業形象")......

昏昏沉沉的坐在化菪x前,我也莫名其妙的化了一個很淡的......自從跑新聞以來,沒 有再化過那麼淡的....好像...像我學生時代化的...... 坐上車,一看車上的時鐘...快九點半了...

天啊!原來我睡了那麼久,馬上發揮搶新聞的 精神,不一會就到校門口了..... 因為己經太晚了,校警要吳漢生出來門口帶,才讓我進去....

「對不起!!今天事情太多了,遲到了!!」

 「沒關係!美女總是會遲到的!!」

而我只是笑笑.... 到了他的辦公室,電算中心裡還有一些學生在打電腦,我們則是在會客室裡,這次我穿了 長的洋裝....嘿!!看不到了吧!!

「許芳娟啊!功課不錯,....也很聰明...人緣嘛!也不錯,真是可惜,年紀輕輕的就被人殺 害了....還是姦殺,所以啊!妳們女孩子自己要小心.....」 然後又東扯西扯的,過了一會有個學生進來,問他說電算中心的大門要不要鎖..

 「你帶上門就好了,它會自動鎖上的!!」學生走了,我看了一下錶...

「吳先生!時間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妳...妳不想知道許芳娟怎麼遇害的嗎?」 我心裡開始有種不祥的感覺了....

「怎麼!你知道嗎..?」 「她呀!太愛管閒事,她約那個兇手去談判,因為那個兇手玩了她的室友,她要替她室友主 持公道!結果確被那個兇手強姦了,她還打那個兇手,所以就被殺掉了!!....」

「你...你怎麼知道?....你的想像力可真好!!」我己經開始害怕了,想感快離開這裡 「因為....我就是那個兇手.....」他說話的同時,眼神慢慢的變成兇狠...... 天啊!怎...麼...辦!!單若娟說的是真的!!我必需鎮定....找機會離開這裡,我故作鎮定 的回他話... 「那...那你為什麼要告訴我?...」

 「因為....因為我要玩妳,....嘿!嘿!..我還沒玩過記者呢!...」 他突然的撲向我,把我壓在沙發上,開始強吻我,我用腳踢開他,往外面的電算中心跑... 可是電算中心到走廊的大門被鎖上了...

「嘿!....夠辣!!..我就是喜歡這種女人,...妳要是不反抗,我還沒興趣趣呢!!」

「你....你這個變態!...」

「罵我變態?!....等一下我搞得妳會愛死我了....哈!!!!」

 他往我身上一撲,我向後倒下去,後腦著實的撞了一下,雖然地上有地毯,不過這一下可 讓我全身無力,昏昏沉沉的.... 我感覺到他的手正粗魯的摸著我的胸部,嘴正在我的臉上..... "不行!我要抗拒....我要反抗...可是,使不上力"

「怎麼樣!....是不是開始爽了?....妳這個賤女人...等一下會更爽的!...」 他開始扯我的絲襪,把絲襪脫到膝蓋....另一隻手在解我的扣子......

"怎麼辦!...我不能就這樣.....我還有許多的未來在等我...."

當他伸手要扯我的內褲時,突然我的身體聽話了,我立刻用膝蓋往他的下襠踢去,可是絲 襪拌住了,踢的力量減少很多.....這時他發現了我這個動作...

「妳這個賤女人,想廢了我的命根子?....我宰了妳!」 他用二手掐住我的脖子,我用力的推他,打他....可是都沒用!!我第一次知道男人的力氣 是這麼大,我仍然盡全力的反抗他.....可是我的呼吸愈來愈難,力氣愈來愈小了,意識也 慢慢的模糊了......

 我模模糊糊的眼,似乎看到一個白衣女子站在旁邊,她說:委屈妳了!接下來看我的了!! 突然,掐住我脖子的手放開了,我馬上又能呼吸了,剎的一下意識恢復了,我趕快爬到 一張電腦桌下躲起來.....

這時候,我發現原本如白晝般亮的日光燈,全部變成慘綠色,天花板和牆壁的接合處流下 腥紅的血,冷氣孔.電腦的散熱孔都流出紅色的血..... 空氣中充滿了血的腥味,氣溫突然的下降了好幾度,桌上所有的小東西都在震動,電腦都 發出奇怪的聲音,我的眼光慢慢的向上看..... 一個身穿白衣的女人,漂浮在半空中,她的頭髮向上飛散,從她的腳上正淌著一滴滴的血

這個女人...好像..!!不!!根本就是七號公路的那個死者...天啊!..我見鬼了!!!! 而那個變態則是躲在角落,口裡一直唸著

「我不是故意要害妳的...小娟!饒了我吧!!....我不敢了!!」

 那個在空中的女人,慢慢的說 「你很喜歡我嗎?.....想要我....來呀!.....」

接著,她的右眼球掉了來,只剩幾根肌肉連著,從眼窩裡爬出一大堆的蛆,下巴也掉在地上, 全身乾得像木乃伊一樣,從二腿之間,不斷的爬出一大堆的蛆.蜈蚣等等的一大堆蟲... 吳漢生大叫著,他似乎被一股看不見力量控制,慢慢的腳離開了地面,向著"她"飄去.... 接著一陣烈火圍住他們,只聽到吳漢生不斷的慘叫....... 我嚇得不敢睜開眼睛,耳邊突然有個聲音,很遙遠,也很熟悉.很溫柔的說

「姐姐!妳累了吧!好好的睡一覺吧!...」 我就慢慢的失去意識了.... 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和一個女孩子在一個大草原上玩,她叫我姐姐,我們的服裝,好像民 國初年的感覺,.....那個女孩,好...好眼熟...可是我就是想不起來她是誰......

「黃姐!....黃姐!.....妳還好吧!」 我睜開眼睛,是賴皮...我一看到他,也顧不了那麼多,抱著他大哭了起來..... 陳組長走了進來,拿了杯熱茶給我.... 「

黃大牌!是妳打電話叫我來的吧!..」 我慢慢的整理一下情緒...

「沒有啊!我剛才差一點被吳漢生那個變態欺負...還好....」

 「不是妳打的啊!耶!怪了.....我真的有接到一通電話!!」

「吳漢生那個變態呢?你把他抓起來了吧!許芳娟是他殺的!他親口告訴我的...」 「我己經知道了.DNA 的比對已經証實了!!.至於吳漢生呢..我"正在"抓他!!」

 「什麼!!他跑了....!」

「不能算是跑了!因為他被某個東西撕成一片一片的,散佈在整個電算中心,我正在拼裝 組合他..!對了!妳有看到殺他的兇手嗎?.」

「我....我被他打昏了,什麼都沒看到!!」

這個時候,我突然的想起來,許芳娟遇害的那天,穿的那件衣服,和我身上這件一模一樣.. 可是這件衣服是我在大二時候就買的..... 賴皮送我回家,在路上我一直想,夢中的那個女孩到底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