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陽孜書法主要根源

    前面談到如果不能表現文字意涵的作品視同是抽象繪畫,那麼董陽孜的

書法魅力何在呢?

    董陽孜生於1942年,浙江人,從1952年小學開始,由其父親指導臨寫

顏真卿『麻姑仙壇記』,並開始寫二王體系之行書,一直寫到就讀北一女中,

1995年起從畫壇前輩『張毅年』學畫,1959年參加中日親善書畫展獲金賞獎

1960年第五回中日親善書畫展獲特選獎,於1962年就讀師範大學藝術系,

此時除了繪畫技巧之學習外,受當時傅申.張隆延.丁念先.臺靜農等前輩書家指

導臨習漢隸與宋四家書跡,1963年開始到1966年連獲中日親善書畫展及國際

婦女會藝術比賽獎項,畢業後獲美國布魯克林大學博物館獎學金主修油畫,

1968年進麻州大學碩士班,主修油畫旁修陶藝,在這一年他接受西方藝術理

論開始嘗試用西方構圖方式表現在書法創作上,1970年在紐約雜誌社擔任美

術設計工作。

1971年返台省親,何懷碩鼓勵他回台展覽,在1974年與和懷碩結婚,開始常

常夫妻聯展,1995年以書法獲第四屆『雄獅美術創作獎』。(以上資料取自雄

獅美術雜誌289期董陽孜年表)。

   

圖十一

 

圖十二

圖十三

圖十四

圖十五

 

 

 

 

下面董陽孜這件『杜甫望嶽詩』是否有著顏

真卿裴將軍詩的氣質神韻呢?

 

 

 

 

 

圖十六   董陽孜 行書  1972   杜甫  望嶽

圖三十四 顏真卿《大唐中興頌》,唐

圖三十五 唐張旭  古詩四帖局部

由以上的簡略資料,我們可以看出他今日書法面目有哪些關連性,顏魯公

的書跡是他的入門帖,這奠定他往後書風中渾厚線條的基礎,那種篆法寫

成的遒韌拙樸都是來自顏體一脈。

      34是顏真卿《大唐中興頌》局部,圖11是顏真卿『爭座位帖』局部,圖12-15是顏真卿『斐將軍詩』局部,我們看圖16那件『杜甫望嶽』,在董陽孜這件作品裡,雖然內容跟顏書斐將軍詩不同,但是味道與面目是否很像呢?

再看圖35張旭古詩四帖局部,在那些草書線條裡,我們是否也看出他對董陽孜的影響呢?顏真卿行草書得法於張旭,仍是一脈,由此可知他在書法線條表現上主要來自顏體最多。

當然,他因為書學過程中不斷與日本書道接觸,故而也產生一些影響而顯得豪放,如下面這件『森森如千丈松』(圖17),在表現節奏上顯然要比顏真卿快一些,而另一方面,她先生何懷碩的畫跟書對他也有一定之影響,如圖18那樣,如同作畫一般的佈局表現方式。

 

 圖十七   董陽孜  森森如千丈松   圖十八  董陽孜

.取捨之大象與局部特寫…..黑白的正置與反置

    既然談到書法佈局圖像化,我們再回到懷素自敘帖上來討論這問題。

    傳統中國書法的樣式大多是橫批與條幅,斗方是較少見的,在繪畫上要比書法應用得多,當字數多時很難如畫般佈局,因此少字的內容才具備『圖像化』的條件,圖19左邊是董陽孜的書法,右邊是依其佈局輕重構成唯一幅山水畫,其中虛實、輕重、留白,讀者是否看出端倪?

在魏夫人『筆鎮圖』書論中說『一橫如千里陣雲』『一啄如墜石』….等,中國書之妙本通於造化,然後鼓之以人性,濡之以字義文化,而後大成。

在圖19中,這如畫般的『形』或亦是筆陣所衍。不過這是具象方式之思考,下面來看草書構成抽象,圖21-2528-30是筆者將自敘帖局部切割出來的,姑且暫時拋開文義的限制,如日本人那樣,將文字都當成圖像來看,這是否相當有趣?畫面的黑切割白,那線條的纏繞、聚合、翻轉、抑揚是否構成一幅幅抽象畫作呢?

古人說『計白當黑』,圖像是黑白、強弱、虛實、張力、平面空間距離等要素構成,在印章篆刻表現上其實陰刻陽刻只是一種黑白的正置與反置變化,故古人早知以圖像構成觀念來處理畫面佈局,這當中因為陰陽黑白份量之改變,畫面表情隨之不同,如圖26.27

 

圖十九

圖二十懷素自敘帖局部

圖二十二  懷素自敘帖局部

圖二十三   懷素自敘帖局部

圖二十四  懷素自敘帖局部

圖二十五懷素自敘帖局部

 

圖二十六  懷素自敘帖局部家粗

圖二十七  懷素自敘帖局部加粗

圖二十八  懷素自敘帖局部

圖二十九  懷素自敘帖局部

圖三十  懷素自敘帖局部重新排列

 

 

 

 

 

 

 

 

 

在這兩張圖裡,筆者以電腦處理,將懷素原來瘦硬的線條加粗,然後重新切割畫面,他是不是有了新的表情新的感覺呢?

討論這問題到底作什麼?這是為了說明現代書法圖像構成說穿了就是傳統書法局部切割,重新取佈局,減少字數!如此並不難。但是,如果董陽孜沒有傳統中國書法之根基與筆力,而僅僅玩弄這些手法,恐怕只會寫出一堆無力笑話。

 

.董陽孜作品構成分析…..8件斗方

接下來我們就要進入實際分析董陽孜作品。

前面在董陽孜年表裡我們提到他是美術系畢業,留學國外時也是攻讀繪畫,因此他作品有著強烈的圖像性,如此的作品是如何寫出來的呢?

在進入分析他作品構成之前,我們先來看他佈局是如何設計的,下面圖31.32(圖31-33均取自雄師美術第289期),這是董陽孜書房書架,相信讀者都看到那上面放置一個壓克力斜板,那是什麼呢?

32放大局部,原來那是一張書法小稿,是的,書法怎會說是設計出來而不是寫出來呢?這就是重點了!

董陽孜的書法確實是設計出來的,他喜歡在平時有靈感時用這樣的小紙片紀錄修改,如滿意才會將他放大至作品,這跟蘇東坡講究『吾書意造本無法,點劃信手凡推求』那種講究天人合一的自然書寫完全不同,基本上在中國書法傳統認知中是認為刻意安排是不好的,是不自然的,但現在我們時代不同於古人,姑且不論其優劣。

董陽孜這種作法是西洋繪畫跟設計創作方式,先設計而後實際繪製。當然這可能已經不是楊雄法言中說的那種可以是『心劃』的書法了。

33是董陽孜女士在書房揮毫的照片,那是他正在進行將草稿寫成作品的工作。

瞭解了她的創作方式後,下面我們將以繪畫圖像構成的角度進行分析董陽孜八件斗方作品。

圖三十一   董陽孜書房書架及作品草稿

圖三十二  草稿放大圖

圖三十三  董陽孜於書房揮毫創作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