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堯臣

(1002∼1060年),字聖俞,宣州宣城(今屬安徽)人。
宣城古稱宛陵,世稱宛陵先生。皇佑三年(1051年)賜同
進士出身。官至尚書都官員外郎。

梅聖俞詩集序•歐陽修
予聞世謂詩人少達而多窮,夫豈然哉!蓋世所傳詩者,多出於古窮人之辭也。凡士
之蘊其所有,而不得施於世者,多喜自放於山巔水涯之外,見蟲魚草木風雲鳥獸之
狀類,往往探其奇怪。內有憂思感憤之鬱積,其興於怨刺,以道羈臣寡婦之所歎,
而寫人情之難言,蓋愈窮而愈工。然則非詩之能窮人,殆窮者而後工也。

予友梅聖俞,少以蔭補為吏,累舉進士,輒抑於有司,困於州縣,凡十餘年。年今
五十,猶從辟書,為人之佐。郁其所蓄,不得奮見於事業。其家宛陵,幼習於詩。
自為童子,出語已驚其長老。既長,學乎六經仁義之說。其為文章,簡古純粹,不
求茍說於世。世之人,徒知其詩而已。然時無賢愚,語詩者必求之聖俞。聖俞亦自
以其不得志者,樂於詩而發之。故其平生所作,於詩尤多。世既知之矣,而未有薦
於上者。

昔王文康公嘗見而歎曰:「二百年無此作矣。」雖知之深,亦不果薦也。若使其幸
得用於朝廷,作為雅、頌,以歌詠大宋之功德,薦之清廟,而追商、周、魯頌之作
者,豈不偉歟!奈何使其老不得志而為窮者之詩,乃突發於蟲魚物類、羈愁感歎之
言!世徒喜其工,不知其窮之久而將老也,可不惜哉!

聖俞詩既多,不自收拾。其妻之兄子謝景初,懼其多而易失也,取其自洛陽至於吳
興以來所作,次為十卷。予嘗嗜聖俞詩,而患不能盡得之,遽喜謝氏之能類次也,
輒序而藏之。

其後十五年,聖俞以疾卒於京師。余既哭而銘之,因索於其家,得其遺稿千餘篇,
並舊所藏,掇其尤者六百七十七篇為一十五卷。嗚呼!吾於聖俞詩,論之詳矣,故
不復云。

蘇幕遮
露堤平,煙墅杳,亂碧萋萋,雨後江天曉。
獨有庾郎年最少。窣地春袍,嫩色宜相照。
接長亭,迷遠道。堪怨王孫,不記歸期早。
落盡梨花春又了。滿地殘陽,翠色和煙老。

汝墳貧女
汝墳貧家女,行哭音淒愴。自言有老父,孤獨無丁壯。
郡吏來何暴,官家不敢抗。督遣勿稽留,龍鍾去攜杖。
懃懃囑四鄰,幸願相依傍。適聞閭里歸,問訊疑猶強。
果然寒雨中,僵死壤河上。弱質無以託,橫屍無以葬。
生女不如男,雖存何所當。拊膺呼蒼天,生死將奈向。

東溪
行到東溪看水時,坐臨孤嶼發船遲。野鳧眠岸有閒意,老樹著花無醜枝。
短短蒲耳齊似剪,平平沙石淨於篩。情雖不厭住不得,薄暮歸來車馬疲。

魯山山行
適與野情愜,千山高復低。好峰隨處改,幽徑獨行迷。
霜落熊升樹,林空鹿飲溪。人家在何許?雲外一聲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