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論語讀書會

晨光論語成立緣由》

孔門的教與學

志向

菜鳥媽媽,不亦說乎    陳若惠

媽媽上線(陳校長 庭獅、許會長 建成、素麗媽媽、如懿妹妹)

 

上善基金會‧民權論語讀書會側記

《論語》讀書會側記

日期:94322

帶領人:陳靜姿

參與者:鄧美玲、黃金美、石啟瑤、陳若惠、張修紋、王慧欣、張淑芬、許逸亭、慧馨成長學苑成員

記錄:陳靜姿

前言:

    我們應《慧馨成長學苑》成員之邀,至該學苑辦一場《論語座談會》,為了使學苑的成員,了解我們讀書會的進行方式,所以,我們將這星期的《上善‧論語讀書會》移師至《慧馨成長學苑》進行。倘若學苑成員日後有意進行這樣的《論語讀書會》,我們希望能以最完整呈現,俾利日後學苑成員,將來的進行。

   而我,也希望將這份記錄以最真實的面貌呈現,提供給更多同好一個參考的依據,所以,我在聽錄音檔整理紀錄時,我並未做太多的刪改,原因也在於希望讀者可以從紀錄中看出《論語讀書會》之脈絡。

 

美玲(上善基金會執行長)

      我今天早上聽到一個消息,因為今天天氣太好了,媽媽們都把握好天氣洗棉被、曬棉被,所以,許多人都遲到了。我想這是比論語還要重要的事,因為孟子講說:「孔子為聖之時者也。」什麼是聖之時者也?依循著事蹟的變化,依循著時代的演進,而隨時調整自己的步伐。所以,孔子的東西,才能夠像《論語》一樣,不斷的往前滾。這就是我們今天讀《論語》最重要的目的。

我們今天將《上善論語讀書會》搬到這裡來,希望各位對我們讀書會的進行方式,有任何疑問,待會可以提出意見一起討論。現在我先介紹我們今天的讀書會帶領人:

介紹成員:

靜姿--今天的帶領人,過去人家會稱讚她氣質好,現在,在捷運車上,人家會說她:哇!這個阿姨好優雅喔!,她覺得是因為讀《論語》讓她比以前更穩重了。靜姿為了讀《論語》,還特別架設一個《論語生活學習網》,提供《論語》同好一個分享的園地。

淑芬:這是我們的新成員。

啟瑤--在讀書會成員中,啟瑤永遠是擔任糾察隊長的角色,因為我們聊天,常常會溢出常軌,但她總是很理性,適時將大家離題的談話拉回來。所以,讀書會要有不同的成員,扮演著各自不同的角色,這是非常有趣的。

若惠--讀《論語》時,她讀了《論語》之後和她的孩子有很多互動,若惠與孩子的互動很好。但若惠在剛開始和孩子討論《論語》時,孩子並不是很樂意與她討論,於是她利用家人都在車上時談《論語》,現在,她們因為討論《論語》,便有了很好的談話品質。我想這是意外的收穫。

逸亭--她是我們基金會的研究助理,她詩寫的非常好。她在常常不發一言,但一發言就是驚人創見。所以,在讀書會裡面不一定要常常發言,即使你安靜的坐在旁邊聽,它還是會有某些東西在心中蘊釀著。

黃金美老師--黃老師以前在北一女任教。她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國文老師,她退休後,北一女校長一直想延攬她回去。她也是我們讀書會團體裡邊國學底子最深厚的一位成員,她常會提出很精闢的見解,她引經據典、隨手拈來,讓我們安心不少,因為我們常胡言亂語,後面總有一個人會幫我們改錯。

慧欣--她是一位老師,因為長期教導孩子的關係,所以,她永遠扮演代替小朋友發言。上善基金會一直希望將《論語》轉化成為孩子可以接受的。所以,我們曾嘗試用各種不同的方式,讓孩子與《論語》接軌。有慧欣老師扮演著這様角色,也是我們基金會所長期努力的工作。

修紋--我們今天會談到子路。(子路有聞,未之能行,唯恐有聞),子路是行動派,他對自己要求的非常嚴格,期望自己能實踐孔子的《論語》格言,修紋也是這樣的一個人。,她對於自己做不到的事,她會感到不安。但我覺得那種不安,其實是我們最大的動力,當我們對某些事在價值搖擺時候,《論語》可以讓我們學習、參考別人的想法。

     讀書會成員應該要有各種人,最重要的是要將《論語》帶回到自己的生活中,希望大家把今天的討論方式帶回家,跟自己相約,而不是跟《論語》相約。

 

章節討論一:

靜姿:「最不好的示範,也就是最好的示範。」今天,由我來帶讀《論語讀書會》,並不是我特別會主持讀書會或者國學底子深厚,而是剛好這星期有我帶讀。我們不矯揉、不造作,為的是能真實呈現我們《論語讀書會》的進行方式。這個任務我本想推諉,但基於「如我這般鄙人,都能帶《論語讀書會》,還有誰不能勝任。」的理由,我便接下這個任務。我希望能以此經驗,打破大家《論語》是一門深奧、不易親近的刻板印象。

    今天我們要討論的是《論語》中的「師友之道」。首先,我們要討論的章節是:公冶長篇‧26

 

原文:顏淵、季路侍。子曰:「盍各言爾志?」子路曰:「願車馬、衣輕裘,與朋友共,敝之而無憾。」顏淵曰:「願無伐善,無施勞。」子路曰:「願聞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公冶長篇)

靜姿:〈譯文〉顏淵、子路兩人站在孔子身邊。孔子說︰「你們何不各自說說自己的志向?」子路說︰「願意拿出自己的車馬、衣服、皮裘,與我的朋友共同使用,即使用壞了也不抱怨。」顏淵說︰「我願意不誇耀自己的長處,不把勞苦的事情別人去做。」這時子路對孔子說︰「我們想聽聽老師您的志向。」孔子說「讓年老的安養,讓朋友都能互相信任,讓年少者都能得到關懷。」

靜姿:在這一章裡,比較有爭議的部分是「無施勞」這句話,因為各家版本對此句的註解有些出入,其中,一解為:不表白自己的功勞,另一解為:不把勞苦的事情別人去做。孔子一貫主張,「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已所不欲,勿施於人」的精神。 所以我傾向後者。

   孔子及其弟子們自述各人志向,主要談的還是個人道德修養及人為處世的態度。孔子重視培養“仁”的道德情操,從各方面嚴格要求自己和學生。從本段裡,可以看出,只有孔子的志向在於「安人」。子路表現勇於義,在於「求仁」。顏淵-不為己私,不把勞苦的事情別人去做,已經達到「不違仁」的境界。

   我們請各位成員,就此篇提出問題來,一起相互討論。

 

學習者的態度必須是個主動者

美玲:前兩天,我把這個故事講給六歲小孩聽,小孩說:「哇!這個子路好激動喔!」所以,我們在帶領小朋友時,要注意到他注意的是什麼?通常孔老師問學生問題,學生答完,就沒了,但是子路還會反問老師,像個調皮的學生,就會想聽聽老師的志願是什麼。我曾經看過一篇文章,它上面是這樣的:有一間公司要徵聘,一位年輕人跑去面試,當主考官問完所有問題後,他自己也問了主考官一些問題,後來他也因此被選上了。其實這是一個蠻重要的態度,我覺得學習者的態度必須是個主動者。我曾經聽人談到,這一篇其實就是在講禮運大同篇的「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這篇就像剛靜姿所講的仍有層次上的不同:「安人」、「求仁」、「不違仁」。因為孔子所講的最高的價值。也就是在於實踐「仁」的部分。在《論語》有很多地方談到「仁」的實踐。

美鈴提問:你剛說的「不違仁」的「違」字,是哪個違?

(因「違、為」二字同音,美鈴提出問題,有利釐清問題)

靜姿回答:「不違仁」的違字,為「違背」的違字。

美玲:靜姿所提的「仁」的三個實踐層次,我將「不違仁」誤以為是「不為仁」,若是如此,這是更高的層次了,因為他不追求,而是自然的發生。

靜姿:在論語中,我們可以藉由孔門師生的對話,看出弟子成為聖人的氣象,談吐表現的級數。這也算是另外一種學習。

靜姿:各位還有沒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的,或者我們請黃老師來談談她對此篇的看法。

 

《論語》裡邊「侍」這個字,到底是站著,還是坐著?

老師:講了一輩子的話,退休了,還是這麼愛講。孔子的教室,能夠有如此活潑的生機,合乎現在的教學模式,我想是因為季路的關係。子路會和孔子比較多的對話,除了是因為子路的個性外,我覺得還有一個原因是,子路與孔子年紀相近,只小他九歲(孔子出生於西元前551)。很有趣的是那時候希臘的街頭,有蘇格拉底他們,他們走來走去一直講話(柏拉圖、亞里斯多德--柏拉圖是蘇格拉底的學生、亞里斯多德則是柏拉圖的學生),以前我對這件事很好奇,為什麼希臘人可以過這樣的日子,後來,我才知道,因為他們國家很強盛,貴族們都有人幫他們洗衣、煮飯,因為戰爭他們就把人抓來當奴隸。所以貴族們只做一些學術的研究的工作。中國人就沒那麼好命。總而言之,我們看到孔子和子路他們的對話,因為當時的教室,不像我們現在這種規模,孔老師要求學生坐,學生就會坐,老師沒要他們坐,他們一定是站著的。所以我們在讀《論語》裡邊看到「侍」這個字,我們會想到底是站著,還是坐著?當我們看到文章篇幅很長,我們會自動解釋為坐。因為這樣才合乎人情。

 

青少年問題,應當要被重視。

老師:孔子他們三人坐著,孔子就說:你們何不來談談你們的各自的志向,也就是說:如果可能,你們希望做到什麼?我覺得這個「志」,是心的方向,就是我想,「我想要怎樣?」的意思。如果問小朋友,你將來想要作什麼?小朋友可能會回答:我將來要做一個便利商店的店長。因為小孩子還小,他可能只會回答所知的職業。但我們現在所討論的《論語》章節,因為孔門弟子已經是大人了,他們所回答的是他們的心願,所以,他們會回答,我希望社會變得如何,或者我們的生活要達到一個什麼樣的境界。在這裡邊我看到子路很重視分享,子路認為,如果我有成就,那我的朋友就有福了。凡是我的朋友,都會因為我的成就,而得到好處。凡是與我相遇的人,因此都得到福利。因為子路有這樣的分享心態,所以,如果他是郭台銘、王永慶,大家都可以充分就業,工作之餘,還可以談養生,可以談讀書會,大家的生活層次會高,這是有可能的。顏淵他也不是不喜歡和別人分享,他是希望自己有長處。這個「勞」字,就是說:為人出力,也就是「成就自己,回饋社會」,他願意去做事,但不會誇大自己的貢獻。就像各位參加讀書會之後,開始會思考了。所以,如果有一天,賣菜的跟你講他有一個困惑,你就可以幫他解惑,你就會發覺生活,好像因此不知不覺中有了提昇。顏淵的意思也就是說:在不誇耀自己的長處下,我願意幫助別人、為人出力,希望在這情況下,安然的渡過這樣的生活。孔老師的角度比較寬廣一點,談到志,他立刻想到全社會,所以,我們才會將此篇和禮運大同篇貼在一起使用。老者被照顧,壯者要充分就業,幼有所養(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這章節中的「懷」化身為動詞,「懷」字便有多重解釋,心中懷著溫暖的感覺。整句話是說:青少年都能得到關懷。如果我們的孩子心中懷著溫暖的感覺,那社會將會更好。談到青少年問題,大家都是痛心疾首,因為青少年與我們關係密切,他們都是某人的小孩,但不知為什麼他們心裡就會反社會..等等情懷。所以「少者懷之」就是普遍受到社會的重視,但怎麼做,其實長久以來,一直是大家的困惑。但是,將來的社會仍需仰賴青少年,所以,青少年問題,應當要被重視。

靜姿:黃老師的口才很好,所以,如果黃老師請假不能來參與讀書會的討論,我們都會覺得好像缺少了什麼。謝謝黃老師!各位還有沒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的?

 

「少者懷之」的「懷」字,可有不同的解釋?

若惠提問:我想請問:剛黃老師提到:「懷」字的解釋為,心中懷著溫暖的感覺。但我看南懷瑾先生對於「少者懷之」有不同解釋:「年輕人永遠有偉大的懷抱,,使他的精神,永遠有美好的理想、美麗的盼望。」

靜姿:若惠剛提到:黃老師將「懷」字的解釋為關懷。她看到南懷瑾先生對於「少者懷之」解釋是,年青人永遠都有偉大的懷抱,使他的精神,永遠有美好的理想、美麗的盼望。在讀書會中,因為各家對於《論語》的某些章節有不同解釋,所以,我們有時會提出來和大家一起討論。

(因若惠的音量較小,靜姿便將若惠的提問重新敘述一次。這樣的方式,除了可以讓聽者清楚了解提問者的問題,也有助提問者就自己的提問做一個釐清動作)

老師回答:我覺得在這裡還是將「安之」、「信之」、「懷之」要放在一起看,比較好。因為這裡有「去發動、去實踐」的意涵。孔子在這邊講的是一個互信的社會。一個信任的社會,其實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建議,還是將它「安之」、「信之」、「懷之」要放在一起看,以一個平民的解度來看。我覺得南懷瑾先生的解釋可能是種引申,他希望社會能做到那個樣子。

 

當我在家和孩子討論《論語》時,遇到不同版本,不同的註解時,該怎麼辦

啟瑤補充:在座有人是《論語》的愛好者,有些可能只是停留在高中教材的印象。我自己心裡在想,今天讀書會進行到現在,怎麼一直在提版本、版本,這個說法,那個說法。我不知道各位會不會擔憂,「以後遇到這種問題,那怎麼辦?」今天,我們是因為讀書會裡有黃老師在背後我們依靠。但是我在家要和孩子一起來討論《論語》,或者想和幾位好友組《論語》讀書會的時候,會有困擾。在上善讀書會中我們有一個開放的胸懷,不怕討論、不怕懷疑、不怕尋找我們喜歡的答案或者學術界比較認同的答案。一個人做這件事會很困擾,力量及熱忱不夠,所以我們就會去找好朋友一起互動。我們就會很容易找到多元的意見或者對我各人很有價值的東西。剛剛若惠提少者懷之的例子,我們來看看原書,那段話其下文為:「也可以說永遠要愛護他們,永遠關愛年輕的一代。」解釋上是沒有歧義的。閱讀的詮釋其實有點像電影《哈利波特》中裡的「意若思鏡」,每個人心中有自己所關心的東西。你讀了《論語》就好像前面有一面《論語意若思鏡》會映照出你心理想望的東西。我覺得南懷瑾先生的把很多意思都說出來,他用的辭是是偉大的懷抱。其實剛黃老師講到從語句來看,從上、下文我們可以推出「安之、信之、懷之」不可以單獨去解它的,它是孔子表達他對整個社會的一個理想,然後在每個人在不同的年齡層,體悟到什麼狀況,所以,所以黃老師就這樣來解。南懷瑾先生的意域比較寬廣一點,可能有很多人在解論語時,也不自覺放入自己心中,最關心的東西。《論語》可以有很多的可能性、有很多的地方要被懷疑,我們透過讀書會共讀的方式,找到一些很有價值、很有意義的東西。(啟瑤看了《論語別裁--南懷瑾 著》後,補充說明)

 

靜姿:我延續剛啟瑤「論語--意若思鏡」的問題。當我在家和孩子討論《論語》時,遇到不同版本,不同的註解時,該怎麼辦?我曾經參加一個座談會,我問教授一個問題,套去那位教授的說法是:「不管你支持什麼,在你背後一定有許多學者支持你。」和孩子討論《論語》,我關心的是親子之間的互動,我覺得每一種解釋,都有可能是作者,自己對《論語》各自體會。所以,我跟小孩討論時,常會有意見不同的地方,我不會刻意把論語的意思講死。每個人可能因成長背景及經驗的不同,對《論語》的體會也會不同,孩子現在的年齡,他可能只能體會第一層的意思,孩子隨著年齡的增長,對《論語》將有不同階段的體會。因此,我不會去擔心版本的問題。

靜姿:我們讀書會進行到此,我想我們的新朋友,是否也加入我們的討論?

美玲補充:我想補充黃老師的話題。我覺得黃老師與若惠的講法其實是有聯繫的。「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是政治上的理想,也就是說政府或者是有能力的君子,應該要有能力呈現這樣的狀況。但是我覺得這裡面還有更深層的東西。「老者安之」他的意思是希望每一個老者,自己能夠有所安之。也就是說,老者可以從自己生命中找到安心立命的東西。「朋友信之」也是從每一個內心所發出來的,而那種朋友互信的關係,是每一個人都能做的。而「少者懷之」就是說年少者都可以得到很好的照顧。但同時他也因為在這樣的社會中成長,他是懷抱著崇高的理想。所以,孔子的理想裡,他是非常重視個人的價值。而不是個人的理想--彰顯個人的主體價值。有人講:「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其實夫子之言,性與天命,藏在《易經》裡面,因為我常用《易經》來看論語。《易經》中最重要一個卦--「乾卦」,而「乾卦」其社會的最高的理想是「群龍無首」,「群龍無首」的意思是,因為每一個人都是龍,每一個人都把他內在的東西散發出來之後,這個社會也就是可以「無為而治」,這也是孔學的重要精神,所以,這當中應該有所隱含的。當然我們在和孩子在談《論語》時,可能沒辦法談到這個部分,但我們可以從比較淺的地方開始談起。這是我的想法,不知道大家的意見如何?

 

如何與孩子討論「盍各言爾志?」

慧欣:我是一個較實際的人,我記得以前在讀這篇時,我曾向老師提問一個問題,說我和小朋友談的時候要怎樣來談「盍各言爾志?」。我記得老師跟我說:跟小朋友談:「你想要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但看到子路這種個性,可以為朋友兩肋插刀的人,或者像顏淵這種不會驕傲的人。我在和小朋友談這篇時,我問小朋友,你會不會想成為像顏淵這樣的人,不會去誇耀自己的長處。小朋友會覺得有點難。但小朋友,他們會說討厭一直誇耀自己的人。然後我會問,如果你是那位常誇耀的人,你要該怎麼辦?我比較在意的是這種東西。我在和小朋友討論「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會讓我聯想到社會現象。這是孔子對於不同年齡層所想要的理想社會狀態,我們可以思考到,當一個人年老的時候,他會希望他能得到安穩的狀態,不要漂泊,他想要安享晚年。在中年的時候,努力實踐,可以看到自己的未來有好的知識和談吐。他當然也會希望在童年的時候能得到很好的照顧,才能健康的成長。這些讓我聯想到很多的從政者,也會有很高的理想,但真正做了之後,不一定可以得到那樣的效果。就像現在的勞保退休金制度,政府會想要從公司行號裡邊去著手。大家都有想要去做這樣的事,但是那方法呢?在一個有問題的社會中,要去努力達到一個理想的境界。每一個人也都努力在嚐試,大家都不曾放棄這個希望。但是,在讀《論語》這種東西,我會跟小朋友講,即使理想太高無法完全實踐,但就我個人這個層次,我不會放棄,而是勉勵自己多作一點,才符合這上面所講的。

老師回應:不管我們政府作的好不好,孔子這三個理想政府都有注意到的,所以當我們失業問題非常嚴重的時候,政府就丟出一個政策,讓每一個失業者,到公司或者學校去,這就是解決社會問題,讓這些家庭免於生活無依。這部分是「壯有所用」政府有去注意到。還有我們的政治人物,有一年他到樂生療養院幫老人洗腳,我認為不管是真洗腳、假洗腳,這些都不重要,因為是做現場連線的報導,這種報導是全國性的,這種畫面是全國人滿意,照顧老人這個價值觀是大家心裡有個定號的,而這也是「老者安之」的表現。在三一九紛紛擾擾之際,我們最高領袖選擇去探視六龜育幼院的小朋友,則是「少者懷之」。其實這三個層次,政府是有在做的,這些理念,讓我們想到二千年前的孔老子,孔老夫子的眼光是非常犀利的,他已經在他簡陋的書堂裡,講出這樣一個層次。

 

靜姿結語:謝謝黃老師精闢的講解,及各位的意見。這一章很適合與小朋友談「志」,如果小朋友談到的是所知的「職業」時,我們可以試著用故事的方式,引導他們談談「將來想做什麼樣的人?」。我覺得和孩子討論這個章節時,除了可以幫助孩子學習仿傚偉人之志外,亦在於幫助孩子建立一個關懷社會的責任。

 

讀書會討論

靜姿:我很喜歡聽故事,不論是歷史故事還是親身經歷,都可以將它切入《論語》的話題。在讀書會中,我們分享每一個故事,從每個章節的對話中,尋找故事情景,還原孔子的原貌,也得到許多個人體會。讀了《論語》之後,我還會時時檢討自己的言行,是否符合孔子的嘉言雋語,有所體會時,我也會把它寫下來。

靜姿:各位慧馨成員們,我們很希望今天之後,你們也可以開始嚐試這樣的《論語讀書會》,所以不曉得各位看了《論語讀書會》的進行方式,有何意見?請你們踴躍提出你們的意見及建議。

慧馨成員提問:請問你們在討論章節的時候,是事先規劃好,或者是照著章節的次序進行討論?

靜姿回答:我們是由幾個成員輪流當帶領人,各自認養喜歡的主題。我們使用目前是使用「部編本」的教材,它已經有依照主題分類、篩選過了,就以它為基礎,再整理要講的章節。例如「盍各言爾志」本來是歸在「孔子之為人」,但是我們也可以拿到「孔門弟子」來講,就可以談到不同面向。

美玲回應:我們在附件中有寫到討論的方法,我們以十次為一期,一次兩小時,或一個半小時不等,我們會在結束時,做一個課程檢討反省,檢討各種可能的進行方式。還有為確保人人可以暢所欲言,我們人數限定在十人左右,這樣會比較理想。我們會為每一期訂定一個主要目標(例如:讓孩子認識孔子、讓孩子瞭解孔門師生如何談「孝」、學習的內容是什麼……等等。),就像靜姿剛所講的,自由的認養一個主題。讀書會進行的方式,還有很多的可以進行的方式(例如:固定帶領人、輪流擔任帶領人等)。至於怎樣做讀書會紀錄?在附件上有一個讀書會紀錄的舉例,可以供大家參考。另外我還提出參考書目,我們剛有談到版本的問題。有一位老師他在帶《論語》教學,他讓每一個學生自由選擇喜歡的版本,然後大家提出來互相討論,不同的意見,大家一起推敲。這也是一個可行的模式。

     我們主要的目的是希望大家能透過讀書會,讓大家至少瞭解《論語》到底在說什麼,對《論語》章句的理解,對我們的生活有什麼幫助?

   

靜姿補充:我最近買了二本關於《論語》的書,那位作者,讓我很感動。她是一位五、六十歲的女士,原本識字不多,連「四書五經」是什麼都不知道,後來因緣際會接觸《論語》,她便努力花了三年自修,最近還出版了一本書,許多知名學者,還為她寫序,她學習的精神,值得敬佩,更重要的是,這也說明《論語》並非如何艱澀難懂。

靜姿:新朋友還有沒有要提問的?

慧馨成員:從一開始我就一直點頭,一直蠻認同的,我不知道原來《論語》可以這麼有趣。以前我學生時代好像不太認真,只要看到「子曰、之乎者也」,我就開始排斥。今天聽了各位的討論,覺得很有興趣,會想要談《論語》。

靜姿回應:其實剛來到讀書會時,我也停留在過去讀書時,對《論語》的印象,但是自從參與《讀書會》之後,每一個成員都會分享一些小故事,有古典的、有現代的,彼此交換意見。對於不熟的章節,也無須太憂心,到了《讀書會》聽聽別人怎麼談,聽聽別人的看法,回去之後,再稍微復習一下,就會對不明白的章節,有所體會。《讀書會》就是大家彼此分享經驗,一同成長學習,可以很輕鬆,泡泡茶、吃個小點心,輕鬆讀《論語》。

慧馨成員提問:想請問,有這麼多書,為什麼你們會選擇讀《論語》?貴會成員的孩子有大有小,不知道你們是基於什麼樣動機,組成這樣的讀書會?還有看了你們的討論及紀錄,我想這是需要花很多的時間來完成的,你們是如何來完成這些事呢?

靜姿:關於這問題我們請美玲來回答。

美玲回應:為什麼要選《論語》,我想它是我們文化裡的最大公約數,所以我認為稍為有文化術素養的人,都應該讀《論語》。我覺得《論語》是一把開啟幸福人生的鑰匙。還有另外我們一直想把《論語》推到學校去,現在剛好有《讀書運動》,而我們的成員中原本就有人在家陪孩子讀《論語》,於是我們也想將《論語》帶到學校去,做拋磚引玉的工作。當然,我們並沒有說我們的東西是最好的,我們只是在尋求,最容易讓小朋友接觸的方式。所以,我們有了這樣的想法之後,就往這個方向去做。我們這些媽媽們非常熱心,也非常關心孩子教養的問題,在學校,也有許多和孩子互動的經驗,所以,我們就這樣慢慢聚集在一起,我們的討論話題,也幾乎圍繞著幼小的孩子。我們認為我們怎樣把我們讀《論語》的高度,降到孩子可以接受的高度,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學生學古文不應該只是背誦,而是要有講解。不同年齡的孩子需求也不同,媽媽的經驗非常重要,每個成員都可以提供不同說法。我們現在想累積討論的經驗,變成有系統的教學想法。

慧馨成員提問:想請問附件中提到的「四大聖哲」為何?

靜姿:這部分我請上善基金會執行長---美玲來回答你的問題。

美玲:四大聖哲是耶穌基督、佛陀、孔子與蘇格拉底。因為我們到學校和孩子接觸時,我們不想要把《論語》直接搬出來。《論語》是一本語錄,其實它裡面的故事並不多,但我想要先以講故事的方式與孩子談,所以,我就開始動腦筋。我想我們可以把《論語》變成故事,想像這四位聖哲,都是出現在西元前二千五百年到二千年左右,而且降生在不同地方,他們分別帶領四支不同的隊伍,要去尋找人性的寶藏,他們在各自的區域,會有各自的實驗課程。這是我自己的想法--尋找人性寶藏的故事。現在雖然只起了一個頭,但我以這樣的方式和孩子談,孩子蠻有興趣的。我是以站在人類文明的高度,去做這樣的方式做嚐試,不知道,各位還有沒有其他意見。

啟瑤補充:基本上,我也是用四大聖哲來帶小朋友《論語讀書會》。就我們的經驗,其實我們對《論語》蠻排斥的,我想現在的小朋友,可能也不會很自然的對讀經、背《論語》,也就是說,在讀《論語》的時候,我想把《論語》弄成是世界性的東西,孩子學習是要學習那些實得的東西。所以,講《論語》我會用世界四大聖哲之一,就如美玲剛所講的。你今天讀《論語》並不是因為你是中國人、台灣的小孩或大陸的小孩,而被強迫去讀《論語》。世界性的漢學會議在研究《論語》,《論語》是外國人花那麼多心思去研究的東西,所以,他的定位,並不是講中文的人關起門來教教小孩的東西,它並不是這樣的意義而已。對比較大的孩子,我會用美玲所講的,你要去拉那高度,讓他了解,他學習的是非常有價值的東西,就這個角度,去講蘇格拉底怎麼一回事?佛陀怎麼一回事?孔子他是擺在世界遺產的角度裡頭去看他的。那你剛好是四大文化主流中的一支,你天生就很珍貴的繼承的東西,你能夠不了解他嗎?所以,我認為對較大的孩子,我們可用比較嚴肅的態度和他們談文明、文化及人類的意義,效果會比較好。

靜姿:《論語》我是用好奇的眼光去看他它。1988年有幾位諾貝爾獎得主在討論:二十一世紀人類需要什麼思想?他們討論的結果,認為孔子思想是人類最需要的思想。《論語》為何受到如此的稱讚呢?我是基於這個好奇心,才開始讀論語的。如果連外國人都要拜讀、都在研究的東西,我們熟稔中文,這是我們容易親近的東西,所以,為何不去熟識它呢?

 

慧馨成員提問:我的小孩已經上國中了,我覺得《論語》有些地方是蠻艱深的,我想請問:要如何和國中生談《論語》?

靜姿:我請我們成員中,有小孩已經上國中的媽媽來回答這個問題。

淑芬:這是我是第二次參加《論語讀書會》,我的二個孩子分別是國三與小五生。因為今天要討論「子路」的部分,所以,我昨天就看了子路的故事,我小兒子剛好也在旁邊看書,我就問他:「你知道子路是誰嗎?」,我小兒子有些無厘頭,他竟然問:「子路能吃嗎?」我先生在一旁說:「子路不能吃,但是他被剁成了肉醬。」於是,兒子便對這個故事產生好奇,會想要聽下去。最近我看到有些新聞,是有關青少年在受到小小挫折,便起了輕身念頭的新聞,我聽到這樣的新聞,心理是很憂慮的,所以,我會用子路有勇無謀的故事做切入。跟孩子談《論語》,其實不必說教,孩子自己會去想,講了故事之後,我不會很快的問孩子,有何感想,過一段時間,再去問他,他們會有感覺的。《論語讀書會》對我的影響是,我自己從中獲得蠻多收穫的。

靜姿:謝謝淑芬!啟瑤和若惠的孩子,也上國中了,我們也請他們來分享一下個人經驗及心得。

若惠:我目前已經開始在學校帶《論語讀書會》,上週五我們在學校晨光時間帶「三人行必有我師」,設計一個小活動,發卡片請同學寫班上二位同學的優點,小孩子很喜歡這個遊戲,因為有期待。之後我讀卡片上的文字,讓大家猜他描寫的是誰,結果大家都猜對。我以這樣的方式,與孩子談《論語》,孩子蠻能進入情況。

靜姿:我在此先解釋一下,我、若惠和啟瑤三人目前在孩子的學校,帶讀《晨光論語》,我們以「師友之道」為主題將《晨光論語》設計成多元的,有暖身活動、小遊戲等,這個部分,我們請啟瑤稍為談一下這過程。

啟瑤補充:過去我們利用孩子星期四上半天的時間,在學校辦了一個《中年級讀書會》的活動,這活動是以中、英文繪本為主,而我們四人(包括淑芬)的友誼,也在這時候形成。我、若惠及淑芬的大兒子剛好都同齡,所以,我們本來是幾個家庭、五六個孩子一起讀,在孩子小六要升國中那年,我們也是用這種討論的方式,和孩子談《論語》,情況蠻不錯。目前美玲這邊的《上善基金會》是比我們更有理想的,所以,我們便想將我們的經驗及方法,再整合老師及美玲的想法,弄出一個可用的東西,給大家一個參考方式。我們原來的方式,固然很好,但是只服務到個人家庭,不能服務更多人,所以我們將這個模式移到學校晨光時間去做看看。我們覺得在畢業前夕和小六的孩子談「師友之道」蠻適合的,小朋友對老師、學生可能會有較多的感覺,現在上善的《論語讀書會》,剛好由靜姿在帶「孔門弟子」這部分,所以,我們就把它拿到學校談,我們是利用晨光短短30分的時間來帶《論語》,前20分鐘我們設計活動,後10分鐘我們拿來做背誦。我們利用活動來切入《論語》相關章節,希望孩子在小學階段,給孩子一個和《論語》愉快的相處經驗,到了國中之後,老師在講解《論語》的義理等,孩子能夠很開朗的接受,也就不會排斥了。這是我們的學校實驗,我們會將我們的活動設計及經驗分享放在網站上。

美玲:成員中,有幾位媽媽都是回去跟孩子說:「媽媽參加了讀書會,要做功課,你能不能幫我?」,她們以這樣的方式為孩子開啟論語之門。青少年與父母的隔閡較大,如果可以談《論語》,可以增加互動,提升談話品質。如果我的父母跟我談《論語》,我會覺得蠻驕傲的。「父為子隱,子為父隱」是何語青少年談,之前我們的對話非常精采。有好開頭之後,會漸入佳境。

靜姿開玩笑的說:或許我們可以仿效若惠的方式,把車門關上,讓大家都逃不出去。其實,我們不必一下子就拿出《論語》來嚇倒孩子,我們可以藉著故事或新聞事件來和孩子談《論語》。這樣的方式切入《論語》,或許孩子比較能接受。

美玲:讀《論語》也不一定要跟孩子討論啊。如果《論語》不能改變我們自己,要如何改變別人?可以反求諸己,不必要求改變別人,但一定要改變自己。若惠的先生比較過君子與小人之別,覺得當君子太累,當個不傷害別人的小人就好了,但他後來會覺得不好意思,還是會想要朝君子努力。本會的陳健一老師本來很反對我帶《論語》,有一次他在跟我聊天,批評一些社會現象時,我就引用《論語》中的:「吾黨之小子狂簡,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這是二千年以前孔子的話,卻可以對應時事,令陳老師對《論語》改觀。

修紋:在會刊中我有寫到,我如何用哀兵之計讓孩子主動配合。孩子雖然對《論語》有興趣,但我想收穫最大的還是我自己。我們常對別人的孩子較為寬容,對自己的孩子嚴苛,有雙重標準;有一次我對孩子發脾氣,正要拿起棍子時 ,想起《論語》的話,一個面目猙獰的母親要如何與孩子談君子呢?決不能隨便動怒、言行不一,所以就把棍子放下。有這些改變,我很感動。

靜姿:讀《論語》可以與孩子談,也可以只為自己而讀,有個人的體會。讀了《論語》之後,會開始關懷別人,讓自己身心安頓。

 

慧馨成員:如果將《論語》運用在生活中,就可以讓自己印象深刻。我高中時讀《論語》,有幾句話我把它當作箴言一樣記在心裏。例如:身為女人要「溫、良、恭、儉、讓」(編按:原文應為:「夫子溫、良、恭、儉、讓以得之。」學而第一-10),還可以把它當成媳婦的標準。看靈異新聞的時候就想到「子不語:怪、力、亂、神。」。沒錢的時候就拿:「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以及「富貴(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勉勵、安慰自己。交朋友就想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非常受用。

 

結語

美玲:其實,這場讀書會的示範,只是想告訴大家:一、可以這樣輕鬆有趣的讀論語;二、用讀書會的方式共讀論語,可以兼採各家意見,比自己悶著頭在家讀書,可以得到更多的啟發;三、讓論語成為改變自己的力量,然後我們的確可以改善家庭親子關係。如果能用《論語》聊天,一定非常有趣;所以一人讀不如大家一起讀,這就是「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所以從現在開始,你們就可以組成《論語》讀書會了,謝謝!

 

《論語讀書會》整理後記--靜姿

        在整理這篇紀錄時,我發現我在帶領《論語讀書會》時,我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當慧馨成員提問要如何和國中生談《論語》時,在若惠回答後,我沒將提問復述一次,且又請啟瑤就若惠的回答做補充,於是乎,將主題給偏離了。這是我在整理紀錄時,才發現的。所以,這次的經驗,對我個人而言,是相當難得及珍貴的。

 

【活動訊息】

上善人文基金會《論語》讀書會專門針對學校故事媽媽,讓我們一起用《論語》引導孩子的人格發展,讓《論語》成為大家的隨身教師。歡迎您的參與。洽詢電話:02-2321-4008 分機 100 台北市中正區重慶 南路二段七十五號八樓  

■ 電話:(02)2321-4008  ■ 傳真:(02)2394-0499 ■網址:http://www.sshcf.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