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夜叉.殺玲】 蝶夢


















身著鵝黃色簡便和服,手執朵朵艷麗小花。少女的大眼正望向遠方,瞳裡有的盡是等待。


度過無數次的春夏秋冬花開花謝,她早已從當年的小女孩蛻變為娉婷少女,儘管時間在流動,不變的依舊是她的心。


然而若說生命像隻繽紛飛舞的彩蝶,那麼為何在燦爛一春之餘,留下稍縱即逝的哀傷?






╳ 






親眼目睹父母被殺的慘劇,那時,她真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勇氣活下去,她的所有、她的世界,在那一刻,消散


連自己自身的存在價值都沒有,那她,還擁有什麼?


    ──真的,什麼都沒有


繼續活著,只是延續悲痛;諸多苦難,早已一一嚐遍


誰能想像一個本該無憂的小女孩的雙眼沒有任何光芒,有的盡是空洞?


原來,生命那麼舉無輕重。毫不留戀

原來,死亡距離自己那麼接近。未曾迷惘



春天中的一隻彩蝶,飛舞在孤寂的冬天


獨自哭泣,無聲無息






╳ 






身處戰國紛亂的時代,她從很小時就知道妖怪嗜血的可怕,就算如此,她仍想救,救那在樹林中有著一頭銀髮、紅瞳的男子


說不出個所以然,那瑰麗的艷紅深深吸引著自己,情不自禁地,沉倫


一次次的努力,一次次的失敗,她仍不想放手。過往的堅強似乎因為他而重新擁有。自己,為什麼不願放棄?


他對人類向來沒有任何好感,那種懦弱的生物只會苟延殘喘的活著,根本沒有存在的價值。


然而,那個小女孩卻不同,一次次的拒絕卻不懂得放棄。她,為什麼要如此執著?


   ──的確不會有任何原因,因為真正吸引對方的,是彼此都孤獨的心。


「妳的臉怎麼了?」

看見她臉上的傷痕,他突然想知道原因。怪。


……

她一震,快速的抬起頭望著他。他,是在關心自己嗎?


不想說的話,那就算了。」

這女孩是不會說話嗎?


她想回答,但是失去聲音的她卻說不出半句話。


她只能以發自內心的笑容來感謝他。這麼長久以來,第一次有人關心自己……


對她的舉動感到疑惑,高興什麼呀?我只是問問而已。對一個可有可無的問題,有需要怎麼高興嗎?


愉快的心情並沒有持續太久,村子來了一群妖狼,兇猛而快速的將村人一一殺害


她轉身逃跑,直直往樹林而去。並非害怕死亡,而是想在死前見他一面,再看一眼那自己執著的赤眸。


只是,這願望看來是永遠無法實現……


回去吧!邪見。」

毫無留戀的欲離去,那個人類小女孩終究只是擦肩而過的過客。


……!是血的臭味……

血和狼的味道。從那個人類小女孩──回去的方向傳來的……難道是人類的村落遭到襲擊?


從風中得來的消息及那心頭躍上的不知名感受。他,決定去一探究竟


映入眼中的不是執意救助自己的她,而是血跡斑斑的冰冷屍體


第一次,他認真思索人類短暫無常的生命

第一次,他開始感到想對事物執著的道理


「活生生的被狼咬死了。殺生丸少爺,你和這人類……?」

邪見疑惑的話打斷他的思緒。


他在想些什麼?身為妖怪的他不允許自己在意,「不」轉身離去,不想在被那無聊的感情影響


她仍舊清晰的笑容突地浮上腦中……。他,只想再次擁有……


她以為自己再也見不到他,沒想到一睜開眼所看見的就是那已恢復平靜的一雙燦金。即使不是赤紅,但她仍看見了裡頭些許的溫暖


直到後來,她才聽邪見爺爺說的話知道,是殺生丸公子用天生牙救活了自己。她以為已無價值的生命,開始有了追尋的意義



闇夜中,一隻迷失路途的蝶


終於,尋著花園






╳ 






哼著不知名的輕快歌曲,玲優美的嗓音在著寧靜的午後顯得格外清晰


「玲。」

沒有起伏的語調,冷然的如他。


「殺生丸公子!」

她綻開笑容,一同過往,純潔而真誠。


「要走了。」


「是。」


她們已經度過了很多旅程,每天每天,一直一直。


只有她自己知曉,她的眼神只為誰停留,每天每天,一直一直。


那始終孤高的背影,是她追尋的一切。即使,遙不可及……


他們,沒有刻骨銘心的戀情,沒有至死不渝的深愛,他們之中所有的,只是淡默和距離……


儘管如此,她能在淡默中看見他的柔情。

儘管如此,她能在距離中看見他的守護。


然而……他之於她,就有如寒月之於蝶。她怎麼能希冀只飛舞一春的蝶能永久停留在月的身邊?


是奢望,亦是夢呀……


「呼∼」

玲呼出熱氣溫暖自己的手,即使靠近火源,她仍覺得冷。


她們停留在這北方之地,人類之軀的她顯得益發脆弱。


「還冷嗎?」

向來淡漠的語氣隨著她發顫的身子多了些膩人的溫度。


事情發生於瞬間,她已移到殺生丸公子的懷中,雪白的毛皮正覆在她身上。


「殺生丸公子……

好溫暖……但她,為什麼想哭?


大家都說殺生丸公子冷酷無情,但她一直都知道,殺生丸公子是有感情的,只是埋得很深、很深


然而,就因為知道,也更加眷戀


只是,她的生命太短暫了……她只能珍惜現在度過的每一天,努力把握與殺生丸公子度過的每一天


這樣,自己是不是就可以不需擔心明天?


不。她心裡清楚的很,她一直希冀著心中的夢


如果,如果可以,她真的好希望能永遠跟著殺生丸公子。僅僅只是這樣而已。


但她明白,那抹寒月,終究只是夢……


殺生丸公子……


她知道夢的遙遠,但是可不可以……


只希望你能不要忘記我


即使……我只存在於你內心的一個小角落


如此,便已足夠……


她只有這樣的願望。能不能實現……


「別哭。」

輕輕地撫去她的淚,燦金漾的盡是滿滿的溫柔


「殺生丸公子…………


「我知道。」

對於她心中的千迴百轉,自己相當了然。


她不想離開他,而自己,亦不捨她離開


她那純真的笑容和笑聲,為他的心添上絲絲溫暖


何幾何時,自己早已需要她的陪伴?

何幾何時,自己早已不想讓她離開?


沒有所謂的答案,一切的一切是這麼自然而純粹


然,人生的生離死別他早已看得太多,卻無法去更改


這是萬物的輪迴,亦是命運。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將她深深記在心底


他知道,這是她的願望,也是他們共有過的痕跡


「殺生丸公子……謝謝你……


人和妖的戀情,或許真遙不可及……


就算如此,她,愛過,也被愛過,只要能刻在心版上、能懷念記憶,那便足夠……


「睡吧。」


玲勾起抹笑,隨著溫柔的話語沉沉睡去。


這樣就夠了,她已經覺得很滿足了……


就讓她帶著這個夢,如同伴著殺生丸公子,直到永遠……永遠……



不帶遺憾的蝶舞著寒月的光輝


繽紛一春……






╳ 



【後記】


真是不可思議的作品呀......我完成了呢

算算時間,已經很久沒有動筆寫殺玲的小說了

寫蝶夢時,心中的那種執著和認真的感覺真好

我想接下來要寫上一篇,可能也是很久以後了吧......

不過,我對殺玲的愛是永遠不滅的!!



╳ 



    《自創文章嚴禁轉載》

 
   《版權所有抄襲必究》


    BY 可瑤.2005.07.31.星期一.筆


    Email:m1215520@yahoo.com.tw



    背景音樂:永遠の誓い
    Amor Kana http://amorkana.oheya.to/